您当前位置:首页> 宝积经

第四卷 大宝积经全文

第四卷 大宝积经全文

第二无边庄严会无上陀罗尼品第一之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林,与大比丘众及无量无数菩萨摩诃萨俱。此诸菩萨皆是一生补处,从异佛刹而来集会。

尔时,世尊大众围绕,供养恭敬,而为说法。时,彼众中有一菩萨,名无边庄严,从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向佛合掌,而白佛言:“世尊,我有少疑,今欲咨问,唯愿如来哀愍听许!”

尔时,佛告无边庄严菩萨摩诃萨言:“善男子,如来、应、正等觉恣汝所问。当随汝疑而为解说,令汝欢喜。”

时,无边庄严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我为趣求无边智慧,被精进甲诸菩萨等,求大方便善巧地者,趣无边义智善巧者,决定大智初发起者,于菩提道已安住者,世尊,我为如是诸菩萨故请问如来。亦为利乐有情之类,心无等喻,思惟诸法清净智义、甚深大智方便,简择得无量义善巧决定,为欲趣求大师子座,升一切智师子之座,正初发起勇猛勤修,获不退转,言词善巧积集精进被甲胄者,为如是等诸菩萨故,请问如来。

“世尊,若有菩萨,于诸有情,愿欲超升到于彼岸;复有志求无碍无畏住无畏中,方便随机演诸法义,善巧分别不增不减,又于诸法本性自性如实宣扬。世尊,复有趣入无等喻心、最胜之心及无上心,得自在故,为如是等请问如来。

“世尊,若诸有情,求自然智及无师智,破无明[穀-禾+卵]超于天人,最为殊胜有希,利乐一切世间,当欲趣求大智无畏除自然智,欲示无边知见善巧,将说无量决定之法,欲以光照世间天人;复有为诸众生乐欲开示无上无碍大智方便,欲行究竟清净智见,求一切智善巧地者。我今为彼诸菩萨故,欲问如来。

“世尊,若诸菩萨住是地已,速能圆满成如来地,及能证得不可思议方便善巧波罗蜜多;以少功用成熟众生,现前能得如是智慧,令诸众生舍离恶法、增长善法,示菩提道诸佛种性;及能安立无量众生,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不退转。世尊,彼诸菩萨能开觉路,于佛法中令心欢喜。我为斯辈,请问如来。

“世尊,此诸大众皆悉已集,说微妙法今正是时。唯愿如来,开示演说如是法门,授诸菩萨令得圆满不思议愿及一生补处所有善根。世尊,如是善巧陀罗尼门,如来随时应当授与,使诸菩萨能持无量法门理趣善巧决定,及以言词演说诸义,复有志乐当证菩提,安住无边大神通业,成熟无量无数众生,摄受如来善巧之智。惟愿开示如是法门,当令众生证菩提道。世尊往昔于长夜中已发弘誓,令无数众生安住佛智及自然智。如是陀罗尼门应当演说,令诸菩萨成自善根,及以如来威加之力,持彼无上不思议愿。

“世尊,如来、应、正等觉,已证无量方便善巧,得不思议住无畏地,了诸众生意乐差别,无量亿劫蕴诸觉慧。世尊,此诸大众瞻仰如来无时暂舍,于一切智智及诸法藏,志求不怠,欲乐无厌,愿闻如来决定之义。世尊安住一切智境,皆已知此诸菩萨愿及发趣善巧成熟。世尊,是诸法门、陀罗尼门,圆满句义,一切诸法决定善巧,如是法门如来应说,令诸菩萨未成熟者,悉令成熟;已成熟者,速得神通及一切智心解脱智见。世尊,若诸菩萨住不定地,是诸菩萨预闻法已,而得成就一切智境。世尊,我以此缘敢申巨问!惟愿大慈,威加守护摄诸菩萨说如是法。

“世尊,于后末世诤论起时,执著有情更相贼害,三毒增长,坏乱正法。令诸菩萨于彼时中,以大慈悲堪忍斯事,流布此法而无诤论;由顺无诤则能摄受大慈大悲,及当积集诸善根力。世尊,我今敢缘斯义,请问如来无碍法门决定之义。

“世尊,云何彼诸菩萨无量法门、法光明门,及一切法方便发起?复愿如来说不灭坏寂静法门,兼演无边微密法藏,具足成就念力无断,降伏魔怨及诸异论,而不为彼之所摧伏。惟愿如来演说正法,令诸众生积集善根;亦令积集无边善巧,于一切智智示现出生,随念结集无量法要,得诸辩才清净具足,相续不乱无等句义;欲令证得无量法门及陀罗尼真实方便;又令众生发起意乐,为说先后两际加行,示见去来现在诸法,于因自在,法无所住。愿诸菩萨了知十方如来本事,以神通无畏遍诸佛刹,授彼众生清净法眼,亦为开示不思议法,成熟佛智方便善巧。我缘斯义敢有所请。惟愿世尊,说如来地广大方便甚深之法,为一切智摄诸善巧无量不思议法理趣,令彼菩萨愿及方便善巧圆满。此诸菩萨预闻法已,悉皆获证大法光明,成就菩提殊胜善巧,及彼弘誓悉令圆满。”

尔时,佛告无边庄严菩萨摩诃萨言:“善哉!善哉!无边庄严,汝今为诸菩萨,住清净愿方便善巧,亦为哀愍诸众生故,以决定慧善问如来。汝之功德无有限量。谛听!谛听!如实思惟。我今为汝分别解说,令诸菩萨于佛智境出生无量种种功德。”

无边庄严菩萨言:“唯然!世尊,我等乐闻。”

尔时,佛告无边庄严:“若诸菩萨为求无边善巧愿者,应知诸佛秘密语言,受持思惟,如理观察。云何观察?

“无边庄严,如来之智摄诸善巧,有所宣说无不清净,是诸菩萨应当进修此之法要。诸佛所说皆是平等,安住大悲普于群生,决定成熟诸有情类,或于下乘志希解脱于声闻道,有于真实最胜涅槃弘誓圆满成一切智。我今安住无上解脱,远离余乘下劣之法,善入诸佛秘密语言,及说如来无比词句,广大清净摄受诸法,令诸有情随彼根性解脱成熟。然于是法皆悉平等,不增不减,无缺无漏,乃至无色及无等色,无边无际,自性清净。诸佛世尊之所演说,自性本性如实了知,而无有法了不了者。何以故?一切诸法皆是如来假名说故。若彼诸法由假名者,是则不可以法施设,亦无示现。无示现故,如来所说皆真胜义,随法同入一切诸法,于一切法不住分别,亦非不住;以分别法及无分别,如实平等证一切法无有差别。法无有生,如是生法无所有故;法无有法,生妄分别遍计度故;法无有起,不自在故;法无观待,舍圆满故;法无作用,无去来故;法无自性,超过一切自性法故;法本平等无有差别,无戏论故。随所作法起殊胜愿,无不成就,而于其中无有作者,乃至无有少法所得,皆归于空。是故如来说:一切法如幻如梦,无有高下。我当以此清净弘誓摄众生时,实无少法而可著者。

“无边庄严,此是诸菩萨等法光明门。由斯门故,于殊胜愿而得增长。如日出现,光明普照;如是善男子等,于此法门能信解者,与诸众生作法光明。

“无边庄严,若诸菩萨内正思惟、外无散乱、安住能断诸障碍者,随念菩萨普光三昧及能信解甚深法者,应当观察此诸法门。一切诸法如来悉知,以缘起门开示宣说。如是缘起虚妄不实,自性本性皆悉空寂。是缘起性亦非真实,能令众生杂染清净,于十方求皆不可得。无所得故,无有摄受;无摄受故,于我所说尚应舍离,何况非法!所言舍离,彼亦非有,亦无所取,无有功用,本性清净。一切诸法无有分别,了知分别如实性故。一切诸法无有所住,亦不可见无异性故。是故诸法无住无依,但以名字施设而有。彼皆空寂,无有自性,无住而住。是故诸法无有住处,处无有故、尽故、灭故,及变易故,如来但以异名宣说。如是密意应当了知,不应执著善与不善。若执善法,彼不善法亦当执著;由执如是不善法故,生诸苦恼,佛以异名于此示说为苦圣谛。由不执著善、不善故,彼诸爱灭,如来于此善法所断,异名示说为集圣谛。第二圣谛能了知故,灭故、尽故、无忆想故,厌离观察无所有故,无喜想受无分别故,如来于此异名言说为苦灭谛。了知第三灭圣谛故,是所求道如实悟入一切法地,超过一切忆想分别戏论之境,八支相应修习正见乃至正定,苦灭趣道圣谛了知,佛以异名于此宣说为第四谛。诸佛世尊于此施设,知苦、断集、证灭、修道,苦集、苦灭及灭趣道。此苦无有,以世俗故假名施设。是无明等,一切皆是无智攀缘。何以故?于彼无智,亦无有少攀缘可取,无有所证,无有光明,不可了知,亦不可得,而于其中当有何物?一切皆是虚妄坏法,无有坚实。于中若以实物施设,彼即于常应有执著;若以无分别执著,彼即于断应有执著。是故于苦不应分别,以智慧故应当了知,无智自性即苦自性,由与无明共相应故。无明亦不与物相应或不相应,彼亦无有。由彼不相应故,是故无明非分别、非不分别,不作不坏,亦无作者,施设、作者不可得故。

“无边庄严,此是诸菩萨了知悟入无明自性顺明法门。由是门故,能舍一切无明黑闇,现前证得随顺明法,于菩提分能善修习,于诸圣谛能善了知。是诸菩萨于此法门能得清净,所谓由不生故,苦得清净;不攀缘故,集得清净;由灭尽故,灭得清净;由修习故,道得清净。信平等故,道即平等。如是诸法异名差别,应当解了,了已应断、应证、应修。于如来言若能解了,彼即遍知,彼即随断,彼即作证,彼即修习。是故圣者如是知已,于一切法不取不舍,便得安住四谛法门。

“无边庄严,一切诸法无有分别,亦不增长,亦不积集。圣者如实善了知故,不起分别,不行戏论,能如实见,不毁不著。由道断故,于诸善法不起分别,亦无戏论,况不善法?由无分别共相应故,亦复不住法非法断、若遍知断,即无法结及非法结。彼能了知结法虚妄,此虚妄法空无所有,此是彼等所入谛门。由是门故,不爱不恚,证舍圆满能断诸结,安住正道到于彼岸,证法自性而无入出。

“无边庄严,汝今当观一切诸法,本性皆空,自性寂静,无有作者。诸法非实与结相应,非不相应。于彼无性法中不应执著,亦复不应离性非性而起分别。既能了知因缘清净,不应戏论诸有一切因缘生法。彼缘性空,究竟清净,如是因缘非互相应。诸法展转无有所作,无有所行,无有事业。如是思惟一切诸法,互相空故,无有自性,无依无住。

“无边庄严,汝于此中应当悟入,则能增长不可损坏普遍光明清净法门。由摄受故当得清净,无戏论故当作光明,超过结使无所著故当得出离。

“无边庄严,一切诸法,唯有名相开示宣说。何谓名相?相谓四大所造诸色,名谓一切非色之蕴。如是名、相,一切皆悉虚妄不实,以颠倒故而有执著。或色是我,色是我所,相分别故有名示说。如是名、色,二俱不实,一切皆是虚妄坏法,如幻如梦。色体不坚,如梦所见,乃至四蕴亦非真实,但以世俗文字施设。如是知时,不见有苦;由实谛故,无有攀缘;无攀缘故,心无所有;无所有故,何有与彼攀缘相应?由此而能于涅槃界,得超过想及所知灭。

“无边庄严,三界由想作意所生。是故说言三界虚妄,想及作意亦非真实。彼所有想即色执著,所有作意皆与受、想、行、识相应。诸法本性亦无相应、非不相应,乃至非想,亦非作意。想及作意本性皆空,所有言说亦皆虚妄,但假施设令性寂静。

“无边庄严,诸法本性以假名故,如是所说亦皆平等。

“无边庄严,于此法中证于实谛。诸菩萨等应当了知,谓诸如来一切结使皆舍离故,凡所演说终不唐捐。汝等于此应善思惟,无令执著;于一切法勿生分别,离诸戏论;了一切法无有自性,而于众生起慈悲想。思惟悟入如是法门,为利一切开示演说。云何法门?谓了无明诸有为法,悟智见等诸无为法,应遍清净,证入一切有为无为无戏论智。非数入数、非数住数,随顺如是非数法故,证入无为清净法门。获得遍持光明智慧,摄受诸法令不失坏,能以觉慧方便善巧,广为众生演说诸法。

“无边庄严,此是诸菩萨等入陀罗尼门。由是门故,出生广大差别觉慧,及能发起演诸法义善巧之智。

“无边庄严,此中何者是彼陀罗尼门,由是菩萨于诸法中能得总持方便善巧?

“无边庄严,此中菩萨,住遍清净善巧之智,行于辩才,由义觉慧观察诸法本性自性。然一切法自性无住,无名无相,无所建立,无边建立,不可宣示,但以世俗言词演说。所有诸法本性自性皆不可说,无来无去,无有文字,文字清净无有功用。何以故?诸法本性等虚空故。一切诸法亦复如是,无作无起,无相清净,以虚空开示演说。此则诸法无门之门,门清净故,究竟无染,亦不随染。何以故?诸法究竟不生不起,所有自性亦不生起。是故当知,三世所说一切诸法自性无性,亦不应执诸法无性,此是诸菩萨无所执著陀罗尼门。为诸菩萨门清净故,如是开示说一切法。有形相者,所说形相即非形相,不作不坏,不爱不恚。是故当知,形相门者则为非门。门清净故,由是能得入无形相清净法门。为欲了知此形相门无所有故,不以有义如是宣说,无所作故入无形相。

“无边庄严,如是所说无形相门,为陀罗尼清净故转。

第四卷 大宝积经全文

“无边庄严,所言门者犹如虚空,一切诸法依于虚空而有生灭,彼生灭者性皆平等。作是观时,无有生灭,无所摄受。于一切法应如是知,一切诸法亦非摄受、非不摄受,非等、非不等,乃至无有少法而可得者。由是能了此形相门,为得无相门清净故,开示演说。

“无边庄严,言无相者,所谓无身及身施设,无名无句亦无示现。于此教义应当了知,彼无形相与虚空等。言虚空者,亦无虚空及空示说。此是无明随顺明智力聚法门。菩萨能证陀罗尼门理趣方便,由证入故无有诤论,无有忘失,随入无断秘密语言陀罗尼门。譬如有龙名无热恼,降澍大雨,流澍无断。

“无边庄严,所言陀罗尼者,是何句义?”

无边庄严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陀罗尼者,即是随顺诸法秘密方便假名,即是随念遍持之业,即是说法语言之句。由智聚力,得入如是陀罗尼数;以善觉慧,应当受持无量无边菩提之力。世尊,如我所解,此无边智演说方便,为欲利益诸众生故,开示流布令法不断。世尊,此陀罗尼门,是大虚空,是大方广,以是义故能广宣说。由说平等能摄受故,名随教法,善巧开示广大流布。文字差别得圆满故,通达辩才而得成就。由观察义善巧说故,于义辩才而得圆满。决定诸法善开示故,于法辩才而得圆满。哀愍众生,以大慈悲而能摄受;由摄受故,次第调伏令得清净;无诸戏论,而能演说平等舍法。世尊说此陀罗尼秘密方便法门品时,无量无边善巧之义从佛口出。”

尔时,佛告无边庄严菩萨摩诃萨:“所言门者,即是如来一切智智门之增语。于此门中由语言故,而得演说一切诸法。如来安住无边清净,究竟清净自然智见,以无所住无所建立,流注广大甚深之法。

“无边庄严,如来尝说一切诸法皆是佛法,以于诸法能善了知,名为佛法;诸法本性与佛法等,是故诸法皆是佛法。由能了知法非法故,说能了知一切诸法。能了知者,即能了知陀罗尼门。此陀罗尼而能遍入一切诸法,所谓语言、演说、谈论。一切语言、演说、谈论,皆由文字表示宣说。是中文字,阿字为初,荷字为后;犹如入胎、受胎、持胎以母为先,又如种子长养以父为先,如蕴积集以生为先,次后建立余分差别,六处诸根次第成熟。如是字母为先,一切文字差别和合。如是字母为先,光发长养。所谓阿字为先,荷字为后,诸余文字在其中间,随彼相应和合而转,此即能入演说语言陀罗尼门。又当了知一切诸行皆悉坏灭,如彼文字书学成已寻当除灭,如是一切有支建立皆当坏灭。如彼诸行和合故生,彼不和合应知坏灭;如是二种相应和合,建立一切诸有爱结。亦由如是二种和合,建立一切有为诸法。如是观察,渐次能净无作法门,由此能入演说生灭陀罗尼门,令诸菩萨方便善巧速得圆满;犹如字母,阿字为初,荷字为后。如是作已,应以语言、演说、谈论,善入一切秘密言词,又应了知无障碍法开示宣说。

“无边庄严,犹如字母,阿字为初,乃至诸余一切文字分别作已,作意相续入于书写;荷字之后,更无文字而可建立。由是二种作意,能生一切有意之行。彼二分别无有真实,以于真实无少文字。本性自性,亦无分别及不分别,而于其中,亦复无有少分所作。

“无边庄严,一切诸法以智所知,是智皆从文字建立而得生起。由是文字不成就故,彼智亦复无有形相可得。何以故?以于真实无有形相。由入如是无形相故,舍离一切所作事业;无所作故,舍离一切有为之事。

“无边庄严,此是陀罗尼清净善巧遍持法门。若诸菩萨于此学时,能起一切无痴事业,为诸众生宣说正法令不缺减,不住诸想覆盖著心,及能远离想及作意;以能趣入诸法觉慧,证无边智理趣善巧。

“无边庄严,若诸菩萨遍取名已,了一切法唯有种种积集言说所起之名,而无真实。如是知者,应当随入陀罗尼门理趣善巧。云何应入陀罗尼门理趣善巧?知所有名而无住处,不住诸法内、外、中边,于一切处都不可得,但依积集种种言说而假施设。于施设名如实随觉,是如实句。以此实句,应当了知一切诸法无名无说。此是诸佛力、无畏地。于所有法,应以此门开示演说。如来所说一切诸法,非一性、非异性,诸法无有一、异性故。此一切法非生非有,如是宣示诸法亦空。法若空者,彼即无相;若无相者,即无愿求;若法是空、无相、无愿,则不可知、不可遍知,不应说彼若有若无。言有无者但是言说,不应于中而生执著。何以故?如来常说,若不执著一切法者,是真胜义。若有著者,由是著故,于彼彼法随生执著。如是执著一切皆空,是败坏法,但唯虚妄戏论分别。

“无边庄严,汝应当观演说诸法,而于彼法实无示说。岂于此中有能说者而为他说?

“无边庄严,此清净法,从诸如来之所演出。能了知者,甚为希有!

“无边庄严,汝等今于我前闻如是法,能善了知住清净信,能生胜解虽复众多;而于后世希有众生,于此法中能遍了知。唯除今时,亲于我所发弘誓言:‘愿于来世利益安乐诸众生故,而当受持如来法教。’若曾往昔于如来所,承事供养,深生信解,爱乐希求,于甚深法理趣善巧愿听闻者,此诸菩萨,常能获得陀罗尼法。

“无边庄严,由于往昔供养如来,复得值遇无量诸佛承事供养,于甚深法因缘理趣深信解者,善求于法多胜解者,趣行深广求大乘者,声闻乘人厌离三界于甚深法勤修行者,此诸人等,未曾听闻此甚深法。无边庄严,如来为欲利益安乐此诸有情,令证甚深广大无量难见难解种智觉故,而复宣说甚深之法。此非愚夫无闻执著不求法者之所行地!有如理修行,善根具足,于微少过生大怖畏,于诸怖畏而求解脱,是此等类之所依处。

“无边庄严,如来今为汝等天人世间,常演说法不生劳倦。由佛往昔行菩萨道时,于无量亿劫精勤修学此甚深法,既修学已方便回向:‘云何为诸有情当转无上微妙法轮,及为有情而得示现无上大智,令一切智智种性不断!’

“无边庄严,此由如来往昔愿力,为令一切种性不断,及威加此陀罗尼句,开示演说此甚深法,广令流布,使诸有情于佛法中当能悟入,令一切智种性不断,光阐弘宣此诸法教。

“无边庄严,汝等今欲随学如来。有诸众生希求法者,开示演说,勿生劳倦。

“无边庄严,诸菩萨等如所闻法,于大众中,当广开演所有法行。由是当得近于佛智,能速证获陀罗尼门。由证陀罗尼故,以少功力,而能受持光明照耀清净法门。

“无边庄严,一切诸法本性清净。若法本性,非彼相应、非不相应,非和合住、非不和合,于诸法中而无有法。若无有者,则无有处而可示说。唯除因尽,因尽故即离,离故即灭。我为有情了知故,说一切诸法本性自性,于彼无因即无因尽,无因尽故无离无灭。

“无边庄严,汝观如来之所说法如是清净。若有以法观如来者,彼于如来见不清净。何以故?如来非法,亦非非法。如来尚不安住少法,何况非法?若住非法,无有是处。如来超过诸表示法,不可宣说,一切语言皆清净故。是故如来最极甚深,广大无量。

“无边庄严,如是如来非色表示,非受、想、行、识之所表示。如来亦非色尽解脱,非受、想、行、识尽解脱。由是如来绝诸表示,与色等法非共相应、非不相应,而于一切有为、无为能遍解脱,不起分别,无有戏论。如来不与色取相应,亦复不与受、想、行、识诸取相应,永断一切取蕴根本,而亦远离诸法根本,谓无戏论,不入不出,超度瀑流,不住无上诸佛智境、亦非不住。应说如来不住少法,不取不舍。如说如来,说法亦尔,如来不相应故,如来之法亦不相应。如如来法,诸法亦尔,依如实理,诸法皆如是故。世尊说一切法悉是真如,一切法如与佛真如无二无别,非一非异。如来安住无分别法,非遍计故。

“无边庄严,如来说法,终不超过一切诸法。何以故?无有少法可超过故。

“无边庄严,如来于彼某时,证得无上正等菩提。然于彼时,实无有法而可得者。以一切法及诸随法不可得故,不起分别,亦复不起法与非法及作意想。于彼本性清净法性,而不安住亦不建立。如是了知简择法时,亦无了知及简择者。

“无边庄严,此所演说第一义句,即是如来非句之句,句清净故。以是义故,诸菩萨等得一切句清净之智,由是能入无边理趣陀罗尼门,亦无少法而可证入,不来不去。

“无边庄严,所言句者,无句可得,非句句故。于一切句应如是知:如是诸句是厌离句,若厌离句是虚妄句,若虚妄句即厌离句。彼一切句是灭尽句,若灭尽句即真如句,若真如句即究竟句,若究竟句是尽离灭句,若尽离灭句即涅槃句,若涅槃句即非世俗,无句施设,亦无示说。

“无边庄严,言一句者,于一切善、不善法中,平等趣入。云何一句?所谓离句。于厌离中,无有少句是一切句。犹如厌离句亦非句,句清净故。若句清净即涅槃清净,若涅槃清净即句清净,如是诸句皆不可说。若以语言宣示句者,而彼诸言,于十方界求不可得,谁为谁说?故诸言说一切皆空。彼若空者即无有义,不应于中戏论分别出生。如是诸句义者,一切皆是无分别句、无戏论句。是故修观行者,寻求观察一切句时,当知皆为离灭涅槃。如是诸句不异涅槃,亦不可说,然非不异。由言说句皆虚妄故,为清净句。宣说善巧表示诸句,非实表示;若非表示、非不表示,则处中道;若处中道,则无分别。以于此中分别断故,于此法性平等入时,而无有处行少恶行,无所得故。如是不行、亦不遍行、不等近行,若如是行,诸佛说为菩萨乘者。无有少法而可行时,彼行菩萨地,安住无上清净陀罗尼故。

“无边庄严,我今当说陀罗尼句。由是句故,令诸菩萨得陀罗尼,而能开示无边法藏。应说此等住无诤地,以能摧破诸他论故,极寂静故,广演法故。此中何者是彼法门陀罗尼句?

“哆侄他若曳(一)微若曳(二)坞计(三)乌迦(上)筏底(四)阿(引)[口+路]计(五)阿(引)[口+路]迦(上)筏底(六)钵啰(二合上)陛(七)钵啰(二合上)婆(上)筏底(八)娜唎设儜(尼顶切九)你娜唎设昙筏底(十)遏替(十一)遏他筏底(十二)戍闼儜(十三)鞞戍闼儜(十四)钵唎戍闼儜(十五)吃唎(二合)耶(十六上声)吃唎(二合)耶筏底(十七)嗢哆啰尼(上声十八)珊哆啰尼(上声十九)摩诃毗社曳(二十)么诃毗社耶筏底(二十一)阿怒珊地(上二十二)阿钵啰(上二合)底珊地(上二十三)庾伽(上)磨[阿-可+欠]奈陀(上二十四)悉地(二十五)悉驮遏挮(二合二十六)悉陀(上)遏他(上)筏底(二十七)么底(二十八)么底钵啰(二鞞合二十九)嗢哆唎(三十)嗢哆啰筏底(三十一)弭磨唎(三十二)弥磨啰怒散地(三十三)萨嚟(三十四)萨啰筏底(三十五)萨啰(引)怒伽底(三十六)娑冥(上三十七)娑么嚂婆(上)弭伽底(三十八)羯底(三十九)阿你伽底(四十)阿钵啰(上二合)底你筏底(四十一)弥势晒(四十二)弥势晒筏底(四十三)阿(上)磨醯你(四十四)你磨醯你(四十五)钵啰(二合)磨醯你(四十六)邬(引)荷邬哆啰咛(四十七)么啰钵娜曳(四十八)阿(上)势铩(去四十九)阿怒跛势铩(五十)阿怒伽迷(五十一)阿钵啰(二合)底伽迷(五十二)阿伽(上声呼)帝(五十三)阿娜伽(上声呼)底(五十四)伽底弭戍驮你(五十五)钵唎戍第(五十六)姜(去)竭差(初假切二合)掣(尺曳切)娜你夜帝(五十七)么底钵啰(二合)避帝(五十八)么底毗戍驮你(五十九)三缦多(引)怒羯帝(六十)三缦多钵唎缚(房可切)嚟(六十一)三缦多毗戍驮(六十二)你阿怒跛仡啰(二合)呬(六十三)阿你仡啰(二合)呬帝(六十四)呬那(引)啰梯(二合六十五)阿啰他(二合)毗戍地钵啰冥(六十六)奚都你地珊宁钵啰(二合)避底(六十七)钵啰(二合)避多筏底(六十八)毗你设者(二合)曳(六十九)避你设者(二合)耶(引)怒羯帝(七十)阿难多啰挮(七十一)阿难多苾仡啰(二合)奚(七十二)么社毗戍地(七十三)阿怒竭啰奚(七十四)钵啰(二合)竭啰荷毗戍驮你(七十五)阿地耶(二合引)多么(二合)毗竭帝(七十六)么呬啰驮(二合)毗戍驮你(七十七)苾地耶(二合引)怒竭底(七十八)苾地耶(二合引)怒散地(七十九)钵唎戍驮你(八十)

“无边庄严,此是陀罗尼标释之句。诸菩萨等由是句故,而能随念无量如来所有法藏,亦能为诸有情开示演说住无诤地;复能随入一切义句理趣善巧,善能了知无量广大差别智觉,随其所愿皆得圆满。”

本文链接:第四卷 大宝积经全文

上一篇:六祖坛经全文 机缘品 第七卷

下一篇:最胜佛顶陀罗尼经全文

李罕诵大悲咒

佛学文化源远流长,《大悲咒》是观世音菩萨为利乐一切众生而宣说,无论是消障除难、得善遂愿,还是究竟的觉证解脱,《大悲咒》都能因其不可思议的大方便威神之力广为利乐。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大悲咒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相关文章

大悲咒入门网   网站地图

浙ICP备15039727号-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