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宝积经

第三十七卷 大宝积经

第三十七卷 大宝积经

唐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

菩萨藏会第十二之三如来不思议性品第四之一

尔时,佛告舍利子:“是诸菩萨摩诃萨,善住如是清净信已,复能信受如来应正遍知十种不可思议法,谛奉清净,无惑无疑,不异分别,倍复踊跃,深生欢喜,发希奇想。舍利子,何等名为如来十种不思议法?舍利子,一者、信受如来不思议身,二者、信受如来不思议音声,三者、信受如来不思议智,四者、信受如来不思议光,五者、信受如来不思议尸罗及以等观,六者、信受如来不思议神通,七者、信受如来不思议力,八者、信受如来不思议无畏,九者、信受如来不思议大悲,十者、信受如来不思议不共佛法。舍利子,是名十种不思议法。若有菩萨摩诃萨,为求法故兴起正勤,不怯不退,不生舍离,发如是心:;我今未得不思议法,宁使风所转身皮肉筋骨受大苦恼,或复血肉干枯竭尽,要必勤行精进,中无暂废。如是,舍利子,已得信解诸菩萨摩诃萨,若闻如是如来十种不思议法,信受谛奉,清净无疑,倍复踊跃,深生欢喜,发希奇想。”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颂曰:

“佛身难思议,为真法身显,

无相不可观,唯佛子能信。

诸趣杂种类,音声不可思,

随音为说法,信诸佛境界。

一切种群生,三世诸根异,

佛皆能觉了,信是不思议。

诸佛无边光,光网不思议,

遍满十方界,无边佛土海。

佛戒超世间,不依止世法,

神足不思议,菩萨能信受。

众生不能知,如来之境界,

如来常在定,解脱不思议。

法界不相杂,唯佛力能知,

大仙诸智力,犹若空无际。

为利一众生,住无边劫海,

令其得调伏,大悲心如是。

一切诸群生,种种问难海,

一音令悦解,无畏不思议。

成一切种智,随觉于诸法,

及不共佛法,遍智皆能见。

一切难思议,诸佛法如是,

有能奉信者,是为善住信。”

尔时,佛告舍利子:“云何菩萨摩诃萨,于如来不思议身,信受谛奉,清净无疑,倍复踊跃,深生欢喜,发希奇想?

“舍利子,所谓如来身者,永断一切恶不善法。何以故?由能成就一切微妙诸善法故。如来身者,远离一切不净洟唾、痰癊、脓血、大小便利。何以故?如来久已解脱一切骨肉筋脉故。如来身者,自性清彻。何以故?如来久已远离一切烦恼诸垢秽故。如来身者,出过世间。何以故?不为世法之所染污故。如来身者,无量功德,久已积集福智资粮,一切众生慧命依止。如来身者,无量净戒之所熏修,无量等观及无量慧、解脱、解脱智见之所熏修。如来身者,诸功德华之所严饰。如来身者,如净镜中微妙之像,如净水中明满之月,又如光影之所照耀。如来身者,不可思议,等虚空界,极法界性。如来身者,清净无染,远离一切诸染秽浊。如来身者,即是无为,远离一切诸有为相。如来身者,是虚空身,是无等身、无等等身、一切三界无与等身。如来身者,无譬喻身,无相似身。如来身者,清净无垢,离诸烦恼,自性清彻。

“又舍利子,如来身者,不可以前际求,不可以后际求,不可以现在求,不可以生处种姓求。如来身者,不可以色求,不可以相求,不可以好求。如来身者,不可以心求,不可以意求,不可以识求。如来身者,不可以见求,不可以闻求,不可以念求,不可以了别求。如来身者,不可以蕴求,不可以界求,不可以处求。如来身者,不可以生求,不可以住求,不可以坏灭求。如来身者,不可以取求,不可以舍求,不可以出离求,不可以行求。如来身者,不可以显色求,不可以相貌求,不可以形色求,不可以来求,不可以去求。如来身者,不可以净戒作意求,不可以等观作意求,不可以正慧作意求,不可以解脱作意求,不可以解脱智见作意求。如来身者,不可以有相求,不可以无相求,不可以诸法相求。如来身者,不可以力增益求,不可以无畏增益求,不可以无碍辩增益求,不可以神通增益求,不可以大悲增益求,不可以不共佛法增益求。

“舍利子,菩萨摩诃萨欲求如来身者,当应如幻、如焰、如水中月,如是自性求如来身。舍利子,如来身者,即是空、无相、无愿解脱之身,无变异身,无动坏身,无分别身,无依止身,无思虑身。如来身者,即是安住善住得不动身。如来身者,即是无色色自性身,即是无受受自性身,即是无想想自性身,即是无行行自性身,即是无识识自性身。舍利子,如来身者,无有无生,无四大身。如来身者,即是希有希有法身。如来身者,非眼所起,不在色中,亦不在外;不依于耳,不在声内,亦不在外;非鼻所知,不在香中,亦不在外;非舌所显,不在味中,亦不在外;不与身合,不在触中,亦不在外。如来身者,不依心转,不依意转,不依识转,安住不动,非是旋还,亦不随转。舍利子,如来身者,等量虚空。如来身者,极于法界。如来身者,尽虚空界。舍利子,是名第一如来不思议身。是诸菩萨摩诃萨,闻如来不思议身如虚空已,信受谛奉,清净无疑,倍复踊跃,深生欢喜,发希奇想。”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颂曰:

“拘胝那庾劫,行无量大行,

善净身三业,获无等佛身。

慈心遍十方,起大悲行施,

常离邪淫行,得胜虚空身。

于世尊福田,佛子广行施,

舍净珍服等,如无量殑沙。

奉持于净戒,如牦牛护尾,

假使碎身苦,于怨大忍生。

正勤波罗蜜,修行极疲苦,

发弘大誓愿,求常住佛身。

乐观诸定境,乐广慧方便,

乐观于法界,愿等法界身。

于佛行善已,成无等妙觉,

获大虚空身,清白离尘染。

无我人性空,无相不可说,

证是牟尼身,过诸眼境界。

意净离色声,本空无起作,

见真如身者,则见十方佛。

如种种幻化,象马狂夫等,

诳惑愚倒者,如是观十方。

三世无量佛,同处法性身,

无等等虚空,极清净法界。

“如是,舍利子,是名如来不可思议身。菩萨摩诃萨,信受谛奉,清净无疑,倍复踊跃,深生欢喜,发希奇想。”

尔时,佛告舍利子:“云何菩萨摩诃萨,于如来不思议音声,信受谛奉,清净无疑,乃至发希奇想?

“舍利子,如来出世,愍诸含识,敷演法化,所发音声齐于众会,由所调伏众生力故;如来音声普遍十方无量世界,令诸众生心欢喜故。舍利子,然诸如来所出音声,虽遍世界,不作是念:;我为苾芻众说法。我为苾芻尼众说法。我为邬波索迦众、邬波斯迦众、婆罗门众、刹帝利众、长者众、天众梵众,如是等众,而为说法。亦不作是念:;我今演说契经、应颂、记莂、伽他、自说、缘起、本事、本生、方广、希法、譬喻、解释,如是等趣十二分教。初未生念为之敷演。舍利子,如来随诸众集,所谓苾芻乃至梵众,如其所闻种种正勤而为说法。是诸众生乐闻法故,各自谓闻如来法声面门而发。然是法声于其所说,种类言词不相障碍,各别悟解自所了法,是则名为不可思议。

“舍利子,诸佛如来先福所感,果报音声其相无量,所谓慈润声、可意声、意乐声、清净声、离垢声、美妙声、喜闻声、辩了声、不鞕声、不涩声、令身适悦声、心生踊跃声、心欢悦豫声、发起喜乐声、易解声、易识声、正直声、可爱声、可喜声、庆悦声、意悦声、师子王吼声、大雷震声、大海震声、紧捺洛歌声、羯罗频伽声、梵天声、天鼓声、吉祥声、柔软声、显畅声、大雷深远声、一切含识诸根喜声、称可一切众会声、成就一切微妙相声。舍利子,如是等如来音声,具足如是殊胜功德,及余无量无边功德之所庄严。舍利子,是名第二如来不思议音声。是诸菩萨摩诃萨,闻如来不思议音声,具足无量殊胜功德,信受谛奉,清净无疑,倍复踊跃,深生欢喜,发希奇想。”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颂曰:

“导师演妙音,所谓梵音声,

由是法具足,令诸梵欢喜。

牟尼演妙音,从大悲流涌,

谓与慈相应,喜舍亦如是。

如是具足音,灭众生贪火,

息除瞋恚毒,坏裂诸痴暗。

假使赡部洲,无量种人声,

纵获遍闻已,终不悟解脱。

天地虚空声,不悟亦如是,

若闻圣主声,必能证寂灭。

二足及四足,多足及无足,

悉同彼音声,悟之善恶法。

三千世界内,下中上音声,

随彼种类音,化令证解脱。

演无分别声,无缚无摄受,

处定开真谛,闻者息烦恼。

无边众生闻,佛法僧音声,

及施戒闻忍,如来声如是。

彼声非有量,声智但无边,

信佛声无疑,唯聪慧菩萨。”

尔时,佛告舍利子:“云何菩萨摩诃萨,于如来不思议大智,信受谛奉,清净无疑,倍复踊跃,深生欢喜,发希奇想?

“舍利子,如来无碍智见不可思议,于一切法中依之而起,诸菩萨摩诃萨则能信受谛奉,乃至发希奇想。舍利子,如来为生信故,依如来智波罗蜜多,广说譬喻,诸有智者便得开解。舍利子,假使有人以殑伽沙等世界中所有草木、茎干、枝叶,下至量齐四指积为大聚,以火焚之乃变成墨,掷置他方殑伽沙等世界海中,于百千岁就以磨之尽为墨汁。舍利子,如来成就如是无碍智见,以是智故,从彼如是大海之中取一墨滴,以智力故,分析了知是某世界如是树成,某根、某茎、某枝、某条、华果叶等,类别所作皆悉了知。何以故?舍利子,由如来善通达法界故,而能如是了知此墨,从某世界某树而来,如是次第乃至广说。舍利子,是名如来应正遍知,具足如是大神通力,具足如是大威德力,具足如是大宗势力。是故,舍利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于如来大智清净信受,又于佛所起爱敬心者;彼善男子、善女人所有善根,叵知其边,速尽苦际。何以故?舍利子,如来善通达法界故;由通达故,若有众生于如来所起微善者,尽于苦际,毕竟不坏。

“舍利子,我今为汝复说譬喻,令有智者因此喻故,于义解了。舍利子,如有男子寿命百年,此人持一毛端,散分以为百五十分,取毛一分沾水一滴,来至我所,而作是言:;敢以滴水持用相寄,后若须者,当还赐我。尔时,如来取其滴水置殑伽河中,而为彼河流浪洄澓之所旋转,和合引注至于大海。是人满百年已,来至我所,而白我言:;先寄滴水,今请还我。舍利子,如来成就不思议智,由是智故,如来应正等觉,知彼水滴在于大海,便以一分毛端就大海内,沾本水滴用还是人。舍利子,此譬喻者,义何谓耶?所谓众生曾以一滴微善之水,寄置如来福田手中,久而不失。如是,舍利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于如来不思议智,清净信受,起爱敬心,缘念如来,兴诸供养,又以名华散空奉献;是人所有善根,叵知其边,速尽苦际。何以故?舍利子,如来善通达法界故。若人于如来所起一念善心者,尽于苦际,毕竟不坏。”

尔时,长老舍利子白佛言:“世尊,如来不思议大智离识而转不?”

佛言:“不也。”

舍利子复白佛言:“世尊,若如是者,云何为智?云何为识?”

佛言:“舍利子,有四识住识。依此住故,名识住。何者为四?所谓色识住者,识缘于色,识住色中,由如此故,生喜住著,转加增长坚固广大;受识住者,识缘于受,识住受中,由如此故,生喜住著,转加增长坚固广大;想识住者,识缘于想,识住想中,由如此故,生喜住著,转加增长坚固广大;行识住者,识缘于行,识住行中,由如此故,生喜住著,转加增长坚固广大。舍利子,如是等相,名之为识。复以何等名之为智?所谓不住五受蕴中,了达识蕴,是名为智。

“又舍利子,所言识者,谓能了别地界、水界、火界、风界,是名为识;所言智者,若有不住四大界中,能善通达识之法界不相离者,是名为智。

“又舍利子,所言识者,谓能了别眼所知色、耳所知声、鼻所知香、舌所知味、身所知触、意所知法,是名为识;所言智者,于内寂静,不行于外,唯依于智,不于一法而生分别及种种分别,是名为智。

“又舍利子,从境界生,是名为识;从作意生,是名为识。从分别生,是名为识;无取无执,无有所缘,无所了别,无有分别,是名为智。

“又舍利子,所言识者,住有为法。何以故?无为法中,识不能行。若能了达无为之法,是名为智。

“又舍利子,住、生、灭者,名之为识;不生不灭,无有所住,是名为智。

“舍利子,如是诸相,若识、若智,是名如来第三不思议大智。若诸菩萨摩诃萨,闻如是不思议大智无障无碍,一切法中依之而起,信受谛奉,清净无疑,倍复踊跃,深生欢喜,发希奇想。”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颂曰:

“无量殑伽沙,十方界草木,

尽焚成墨灰,亿载磨于海。

十力智深妙,取滴示含生,

如实分别知,此某界树等。

如是十方界,尘水示如来,

佛智等虚空,遍晓无疑滞。

十方众生心,发贪瞋痴行,

如实悉能知,无增减解脱。

十力世尊智,照明于法界,

无分别离思,佛子能信受。”

尔时,佛告舍利子:“云何菩萨摩诃萨,于如来不思议大光,信受谛奉,清净无疑,倍复踊跃,深生欢喜,发希奇想?

“舍利子,诸佛如来善通达法界故,不可思议;由通达故,一切如来放大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佛之世界而无障碍。舍利子,譬如空中无诸云雾,日轮炎盛,放大光明遍照于世。如是,舍利子,如来应正等觉,放大光明遍照一切,亦复如是。又舍利子,如世间中灯油之光,于萤火光为广为大,显照明净超过最胜;烛炬之耀超胜灯光;庭燎火聚又胜烛炬;药草发光踰于火聚;星宿之光倍过药草;满月流光又过星耀;炎盛日光踰超于月;四天王天身所发光、宫殿光、墙壁光、庄严具光,倍胜于前不可为喻;如是展转,乃至他化自在天身、宫殿、墙壁、身庄严具,皆发光明又倍于上;梵身天光、梵辅天光、梵众天光、大梵天光,如是少光、无量光、光净、少净乃至遍净、广果、有想、无想、无烦、无热、善现、善见、色究竟天,所有身光、宫殿光、墙壁光、庄严具光,比前诸光为最第一。如是色究竟天所有光明,比于如来正遍知光,而如来光超过于彼,微妙显照最胜明净,广大第一,不可为喻。何以故?舍利子,如来光者,不可思议,从无量戒聚生,从等持聚生,慧聚、解脱聚、解脱智见聚生,从如是等无量功德之所由生。又舍利子,三千大千世界所有诸光,比如来光,百倍不及其一,乃至优波尼商倍不及其一,如是算数譬喻所不能及。复次,舍利子,如赡部捺陀金置凡金中,令彼凡金,犹如墨聚,失于明照。如是,舍利子,于此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光明,若于如来光前不能明照亦复如是。又一切世间所有诸光,于如来光前不可说言,有光、有净、有胜、有上、有无上也。

“复次,舍利子,汝今当知,如来不为怜愍众生摄持此光令周一寻者,但以一分业所生光,则能遍照三千大千佛之世界,令日月光悉不复现。若如是者,不可分别有昼有夜,不可分别有月半月,及以时节岁数分齐;但为怜愍诸众生故,现周一寻。舍利子,若如来应正遍知,发意欲以光明遍满,无量无数无边世界则能遍照。何以故?舍利子,如来以得第一般若波罗蜜多故。

“舍利子,我今为汝,更说譬喻,重明此义,诸有智者倍增显了。舍利子,假使有人,以此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置衣襟中往至东方,过尔所微尘数世界乃下一尘,如是展转尽此微尘,而此东方所有世界未尽其边;如是,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舍利子,于汝意云何?颇有人能得是世界诸边际不?”

舍利子言:“不也,薄伽梵。不也,苏揭多。”

“舍利子,是诸世界所有诸光,无量无边,不可思议;而如来光最为第一,彼一切光于如来光百倍不及其一,乃至优波尼商分不及其一,如是算数譬喻所不能及。舍利子,如来发意,欲以光明遍照一切世界,则能遍照。何以故?由如来得第一般若波罗蜜多故。舍利子,如来光者,无有障碍;所有墙壁,若树、若木,若轮围山、大轮围山、乾陀摩达那山、目脂邻陀山、大目脂邻陀山、伊沙陀罗山、雪山、黑山及苏迷卢山王,如是等皆不能障。佛之光明悉能洞彻,遍照三千大千世界。舍利子,少智众生不能信解如来光者,或有众生,见如来光唯照一寻;次有智者,见如来光照于二寻;次有智者,见如来光照拘卢舍;次大智者,乃至能见如来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舍利子,乃至百千世界主梵天王,能见如来光明遍照百千世界;如是展转,乃至已登上地诸大菩萨摩诃萨,能见如来光明遍照无量无边世界。舍利子,如来为欲怜愍诸众生故,又放光明遍照如虚空等诸众生界。舍利子,是名第四如来不思议光。诸菩萨摩诃萨,闻如来说是大光不可思议如虚空已,无惑无疑,清净信受,倍复踊跃,深生欢喜,发希奇想。”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颂曰:

“日月等光明,及诸释梵等,

乃至色究竟,无光等佛者。

色究竟天光,遍照三千界,

比佛一毛光,十六不及一。

如来所放光,遍满虚空界,

诸大慧众生,方能见如是。

佛光无有边,量等虚空性,

随所化众生,见光有差别。

如有生盲者,不见日光明,

彼不见光照,谓日光无有。

下劣诸众生,不见佛光明,

彼不见光照,谓佛光无有。

或见光一寻,或见拘卢舍,

或及一由旬,或满三千界,

已住于大地,大慧光菩萨,

或住八九地,至于十地者。

如来超彼地,光轮无有边,

不思议佛土,施作诸佛事。

诸佛不思议,佛光不思议,

信者及获福,亦尔难思议。”

尔时,佛告舍利子:“云何菩萨摩诃萨,于如来不可思议净尸罗众及三摩地众,信受谛奉,清净无疑,倍复踊跃,深生欢喜,发希奇想?

“舍利子,汝等应知如是正说。若诸含识在于世间,奉持尸罗,清净无染;由清净故,当知是人成就清净身业,成就清净语业,成就清净意业。是人虽复常处世间,而不为彼世法所染。当知是人为婆罗门,为离诸恶,为沙门者,为寂静者,是名第一修静虑者,得第一三摩地波罗蜜多者。舍利子,如是含识则是如来,如是说者是名正说。何以故?舍利子,我初不见诸天世间,若魔、若梵、若沙门、若婆罗门,及余天、人、阿素洛等,具有如是无量无边不可思议清净尸罗三摩地众等如来者。何以故?舍利子,如来以得第一尸罗三摩地波罗蜜多故。舍利子,汝今欲闻佛说如来尸罗波罗蜜多譬喻不?”

舍利子言:“今正是时,薄伽梵!今正是时,苏揭多!世尊,若诸苾芻闻佛所说如来尸罗波罗蜜多譬喻者,如所闻已,当共受持。”

佛告舍利子:“善哉!善哉!吾当为汝分别解说。舍利子,于汝意云何?诸众生界与大地界,何者最多?”

舍利子言:“如我解佛所说义者,众生界多,非地界也。”

佛言:“如是,如是,舍利子,众生界多,非如地界。舍利子,假使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卵生、胎生、湿生、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所有众生。彼一切众生于一刹那顷,或一牟呼罗多顷,或一罗婆顷,假使同时皆得人身。舍利子,彼一切众生得人身已,于一刹那乃至一罗婆顷,假使同时悉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一一如来复化作尔所如来,是一一所化如来各有千头,是一一头各有千口,是一一口各有千舌。时,彼一切诸化如来,皆悉成就如来十力、四无所畏、四无碍解,又成就佛无障无碍无尽辩才。舍利子,是诸如来以尔所舌,布演无碍无尽辩才,依一如来尸罗波罗蜜多众无量称赞,虽经拘胝那庾多百千大劫,如是称赞而如来戒众犹不能尽。舍利子,如来戒众无量无边,无有穷尽,不可思议。是诸如来无上智慧,无碍无障,无尽辩才,亦无穷尽,不可思议;乃至诸化如来未至,同时入大涅槃,赞说如来戒众亦不能尽。何以故?如来戒众及诸世尊,无上智慧,无碍辩才,此二俱是不可思议故,无量无数与虚空界平等平等。舍利子,且置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假使东方殑伽沙等世界中所有众生,如是南西北方、四维、上、下,十方殑伽沙等世界中所有众生。彼一切众生于一刹那顷,乃至罗婆顷,同时皆得人身,俱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广说,乃至如来戒众,及诸如来无上智慧无碍辩才,俱是不可思议无量无数,与虚空界平等平等。何以故?舍利子,由如来证得第一尸罗波罗蜜多故。”

尔时,佛告舍利子:“汝今欲闻佛说如来三摩地波罗蜜多譬喻不?”

舍利子言:“今正是时!若诸苾芻闻佛所说,如来三摩地波罗蜜多譬喻者,如所闻已,当共奉持。”

佛告舍利子:“假使有时于此世间,劫将欲烧,由第七日彼日出故,三千大千世界一时烧燃,如是极燃、遍极燃、大洞燃。舍利子,当知如来于此大洞燃等世界之内,随于一处,假使如来在中若依经行、若住、若坐、若卧,当知此处成就十种甚希奇法,不可思议。舍利子,何等名为十希奇法?所谓如来游止之处,不加功力坦然平正犹如掌中。舍利子,是名此处成就第一甚希奇法。

“复次,舍利子,假使如上世界乃至大洞燃等,如来在中若依经行、若住、坐卧,其处自然高踊显敞,无杂瓦石。舍利子,是名此处成就第二甚希奇法。

“复次,舍利子,假使如上世界乃至大洞燃等,如来在中若依经行、若住、坐卧,其处自然平博严净,而为如来之所受用。舍利子,是名此处成就第三甚希奇法。

“复次,舍利子,假使如上世界乃至大洞燃等,如来在中若依经行、若住、坐卧,其处自然生诸香草,光色青翠卷软右旋,具细滑触如迦遮邻地。舍利子,是名此处成就第四甚希奇法。

“复次,舍利子,假使如上世界乃至大洞燃等,如来在中若依经行、若住、坐卧,其处自然八功德水出现于地,所谓一轻、二冷、三软、四澄静、五无秽、六清净、七乐饮、八多饮无患。舍利子,是名此处成就第五甚希奇法。

“复次,舍利子,假使如上世界乃至大洞燃等,如来在中若依经行、若住、坐卧,其处自然凉风和畅,轻靡相发,此是如来先业所感。舍利子,譬如极炎热时,于日后分,有一丈夫,热所逼故,奔趣殑河,投于水中沐浴身体,热乏既息清凉悦乐,往返游戏渡至余岸。经行往来遥见不远,有大树林,枝叶翠盛,阴影厚密,便往林中。复见施妙床座,敷胜氍毹,上加绵蓐,覆以迦遮邻地之帔,轻妙鲜支重覆其上,排软倚枕置床两头。彼大丈夫,升于此床若坐若卧,于床四面清风微动,轻扇相续。如是,舍利子,如来于此大洞燃等世界之中,行住坐卧,自然凉风,微扇相续,亦复如是。舍利子,是名此处成就第六甚希奇法。

“复次,舍利子,假使如上世界乃至大洞燃等,如来在中若依经行、若住、坐卧,其处自然江河池沼,有水生华种种出现,所谓殟钵罗华、钵特摩华、拘贸陀华、奔荼利华。其华芬馥,光彩映发,见者悦乐。舍利子,是名此处成就第七甚希奇法。

“复次,舍利子,假使如上世界乃至大洞燃等,如来于中行住坐卧,其处自然原陆陵阜,皆生妙华种种出现,所谓阿底目多迦华、瞻博迦华、苏末那华、婆使迦华、阿输迦华、波吒罗华、迦腻罗华、怛罗尼华、瞿怛罗尼华。如是等华,开敷鲜荣,色香具足,众生见者得未曾有。舍利子,是名此处成就第八甚希奇法。

“复次,舍利子,假使如上世界乃至大洞燃等,如来于中行住坐卧,其处自然金刚为体,坚固难坏。舍利子,是名此处成就第九甚希奇法。

“复次,舍利子,假使如上三千大千世界劫欲尽时,乃至烧极、烧遍极、烧燃、极燃、遍极燃、大洞燃等。是诸世界如来在中,若依经行、若住、坐卧,当知其处是佛灵庙,诸天世间,若魔、若梵、若沙门、若婆罗门,天及人民、阿素洛等,恭敬供养尊重之处。舍利子,是名此处成就第十甚希奇法。

“复次,舍利子,汝今当知,如是十种甚希奇法,皆是如来先世业力之所成就。何以故?舍利子,如来善通达法界故;由通达故,如来应正遍知,入是三摩地,依此定心受乐不退。虽经殑伽沙等诸大劫住,然如来未曾退起三摩地心。舍利子,如来应正遍知,依此定心经一食顷,或住一劫、百劫、千劫,或住百千劫,或住一拘胝劫、百拘胝劫、千拘胝劫、百千拘胝劫,或复乃至过于上数。何以故?如来应正遍知,成就第一三摩地波罗蜜多故。由成就故,如来具足如是大神通力,具足如是大威德力,具足如是大宗势力。舍利子,如彼非想非非想处,诸天子生识缘一境,经八万四千劫住,乃至三摩地寿命未尽已来,此识不为余境界识之所移转。舍利子,彼诸天子尚以世定之力经尔所时,何况如来三摩地波罗蜜多而无久住?

“复次,舍利子,如来应正遍知,初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夜乃至入无余大般涅槃界夜,于其中间,如来之心于三摩地未曾有起,故名此定无回转心、无所行心、无观察心、无动虑心、无流荡心、无摄众聚心、无散乱心、无高举心、无沉下心、无防护心、无覆藏心、无欣勇心、无违逆心、无萎悴心、无动摇心、无惊喜心、无惛沉心、无分别心、无异分别心、无遍分别心。又此定者,不随识心、不依眼心、不依耳鼻舌身意心、不依色心、不依声香味触法心、不趣诸法心、不起智心、不观过去心、不观未来心、不观现在心。舍利子,如来应正遍知住三摩地,如是离心无有一法而可得者,于一切法中无碍智见生,以无功用故。又舍利子,如来不起于三摩地,离心意识而能作诸佛事,以无功用故。如是,舍利子,是诸菩萨摩诃萨,闻如来不思议尸罗及三摩地已,信受谛奉,清净无疑,倍复踊跃,深生欢喜,发希奇想。”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颂曰:

“无量无等百千劫,昔有趣中行觉行,

戒闻定忍不放逸,导师能修妙觉因。

最胜业果净如是,妙广净戒超诸有,

十力尊戒如空净,难说无垢譬虚空。

从佛初得菩提夜,至后入于寂灭夜,

佛心无行无异行,大静虑定未曾起。

十力戒聚无退分,解脱神力亦如是,

一心住经无量劫,大圣无思无异思。

佛智如空非思境,明达无缘照三世,

无心意思无改变,唯有佛子能信受。”

尔时,佛告舍利子:“云何菩萨摩诃萨,于如来不思议神力,信受谛奉,清净无疑,倍复踊跃,深生欢喜,发希奇想?

“舍利子,如来应正遍知所获神通,不可思议,不可宣说,今当为汝方便开显。舍利子,如来常说,我声闻众中得神通者,所谓长老大目揵连最为第一。舍利子,如是所得神通,若以称量观察声闻神通,不见有与菩萨神通等者;若以称量观察声闻、菩萨所得神通,不见有与诸佛如来神通等者。舍利子,是名如来不可思议神通。是诸菩萨摩诃萨,为欲证得如来神通者,倍应发起上品正勤,则能获证。舍利子,汝等今者,欲于如来所,闻说不思议神通譬喻不?”

舍利子言:“今正是时!若诸苾芻闻佛所说神通譬喻者,如所闻已,当共受持。”

佛告舍利子:“谛听!谛听!当为汝说。”

舍利子言:“如是,世尊,愿乐欲闻。”

佛告舍利子:“于汝意云何?尊者大目揵连有大神通不?”

舍利子言:“我昔从佛受持是语,尊者大目揵连,于声闻僧中神通第一。”

佛言:“如是,如是,舍利子,今当为汝广说譬喻。假使三千大千世界满中声闻,皆得神通如大目揵连,譬如甘蔗、竹苇、稻麻、丛林。是诸声闻以诸正勤,迅速势力神通变化显现之时,欲比如来神通变化,百分、千分、百千万分不及其一,拘胝分、百拘胝分、千拘胝分、百千拘胝分不及其一,如是僧佉分、迦罗分、伽拏那分、沤波摩分、优波尼商分不及其一。何以故?如来应正遍知,以得第一神通变化波罗蜜多故。

“复次,舍利子,假使如来以一芥子投之于地,彼声闻众以诸正勤,迅速势力神通变化大显现时,终不能动所投芥子如毛端许。何以故?如来应正遍知,以得第一神通变化故。又舍利子,且置三千大千世界。假使东方乃至如殑伽沙等世界中所有众生,如是十方殑伽沙等世界众生,若卵生、若胎生乃至非想非非想处,一切众生俱是声闻,成就第一神通变化,皆如尊者大目揵连。如是声闻以诸正勤,迅速势力神通变化大显现时,终不能动所投芥子如毛端许。何以故?如来以得第一波罗蜜神通波罗蜜多故。舍利子,是名如来具足如是大神通力,具足如是大威德力,具足如是大宗势力。”

尔时,薄伽梵复告长老舍利子言:“舍利子,汝颇曾闻风劫起时,世有大风,名僧伽多。彼风所吹,举此三千大千世界,苏迷卢山王、轮围山、大轮围山,及四大洲、八万少洲、大山大海,举离本处,高踰缮那,碎为末不?”

舍利子言:“我昔面于佛前,亲闻受持如是之事。”

佛言:“如是,如是。舍利子,又风灾起,更有大风,名僧伽多。彼风所吹,举此三千大千世界,并苏迷卢山、轮围山等,及诸大海,举高百踰缮那已,碎末为尘;或复举高二百踰缮那,或高四百、五百乃至举高千踰缮那,或高三千、四千踰缮那已,碎末为尘;乃至或高无量百千踰缮那已,碎末为尘。而此诸尘,随风散灭,了不可得,何况山石当有存者?此风又上,击散坏灭焰摩天宫,乃至诸尘散灭,何况宫殿当有存者?如是展转次第而上,击散坏灭睹史多天、乐变化天、他化自在天、魔罗众天、婆摩天、净光天、遍净天所有宫殿,乃至彼诸微尘,亦皆散灭,不可而得,何况宫殿墙壁而可存者?舍利子,假使如上大风卒起摧坏世界,即以此风吹如来衣,一毛端际尚不能动,何况衣角及全衣者?何以故?如来应正等觉,成就不可思议神通,不可思议威仪,不可思议妙行,不可思议大悲故。

“复次,舍利子,假使十方如殑伽河沙等世界,有如是等大风轮起,将欲吹坏此诸世界。尔时,如来以一指端,持此世界往至余处,或令风轮无力能吹,飒然还返。然于如来神通变化,及一切力无有退减。舍利子,如来神通,不可思议,难闻难信。唯有诸大菩萨摩诃萨,乃能信受谛奉,清净无惑无疑,倍复踊跃,深生欢喜,发希奇想。”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颂曰:

“假使三界诸含灵,一切变成声闻众,

尽得神通波罗蜜,譬如尊者目揵连。

获大神通力如来,以一芥子投于地,

一切声闻现神通,未能摇转毛端量。

假使十方世界中,所有殑伽河沙等,

吠岚僧伽大猛风,吹碎如斯诸世界。

如是诸风大猛盛,将吹一切智衣服,

尽其势力不能动,乃至如一毛端量。

大牟尼尊以一毛,能障彼风令不起,

佛具如斯大神力,等彼虚空无边际。

“如是,舍利子,是名如来不可思议大神通力。菩萨摩诃萨,信受谛奉,清净无疑,倍复踊跃,深生欢喜,发希奇想。”

本文链接:第三十七卷 大宝积经

上一篇:第一卷 正法华经全文

下一篇:第三卷 光赞般若波罗蜜经全文

李罕诵大悲咒

佛学文化源远流长,《大悲咒》是观世音菩萨为利乐一切众生而宣说,无论是消障除难、得善遂愿,还是究竟的觉证解脱,《大悲咒》都能因其不可思议的大方便威神之力广为利乐。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大悲咒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相关文章

大悲咒入门网   网站地图

浙ICP备15039727号-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