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宝积经

第二卷 大宝积经全文

第二卷 大宝积经全文

三律仪会第一之二

“复次,迦葉,当于尔时,有人诈现修菩萨行,便自显扬,生于放逸。生放逸已,谓胜独觉及阿罗汉,住于非理,名不可治,当堕恶趣。

“复次,迦葉,未来有人,住于非业作非业故,取众生相为说法故,处处游行唯修似行,极似布施、持戒、安忍、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炽盛流布。若有如实说是经者,则为他人憎嫌舍弃;于是经中,起邪见想。是愚痴人不知此经呵责破戒。迦葉,当于尔时,皆为贼行之所秽污。是故彼人不思己过,能甚破坏正等菩提;由覆藏故怀羞而谤无上佛果。

“复次,迦葉,当尔之际,不随顺僧,不知恩报,而行开发。云何开发?谓开发他心,如来说彼数以语言诳惑他故,招致饮食。迦葉,当于尔时,不护语言,诃毁如来别解脱戒;复与不护语人同其事业,不摄威仪住不净处,为住不净处者说诸法门。此法渐当为人轻贱,如是渐渐多有女人弃舍丈夫入于寺舍,为闻法故而便就坐。时有比丘,即为宣说相似涅槃。迦葉,我观尔时,有五百数非法之门,不修行人常当随顺,五百烦恼悉无所减,诸有所为与俗无别,当有如是大可畏事!而复于中希望利益,是故求菩提者,不应亲近诸比丘尼,亦不应行如是之行;常当舍离一切交游;应一切时舍诸利养,受行乞食;舍所爱服,受粪扫衣;弃舍一切楼阁、房宇、床铺、卧具,应住溪涧、岩窟、树下;舍离一切病缘医药、资具所须,依陈弃药;知诸众生昔为亲属,行大慈心,常应忍受捶打呵骂,终不捶打毁骂他人;舍离一切知友、施主、诸眷属家,应当随顺自业行智;不应同彼在家俗人,常应顺奉波罗提木叉教。

“迦葉,世若有人于别解脱起违背想,则为于佛力、无所畏而生违背。彼若于佛力、无所畏生违背者,则于去来、现在诸佛而生违背,由此未来所受异熟无量大苦。假使三千大千世界一切众生受地狱苦,比前众生所受苦毒,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百千俱胝乃至算数譬喻、优波尼沙昙分亦不及一。若欲远离如是苦恼,应当远离如是种类恶行比丘,纵远相去千踰缮那,亦应遥避,何况近耶!若但闻名,尚应弃舍,何况见闻而不远离?是故应当亲近一法。何等一法?谓一切法悉无所有。若得诸法无所有忍,则不亲近供养承事如是恶人。是人复应亲近二法。云何为二?谓求诸法本无所有,及求诸法性,而亦不应起于求心。应云何求?如所求者都不可得,不可得中不应起无所得心犹如邪见;如是离一切三界心顺菩提行,离一切相心顺菩萨行。菩萨行者,谓前所说为菩萨行。是故闻此法已,应舍离之,则于来世亲得奉事弥勒世尊,心不贡高,亦不卑劣,作是唱言:‘快哉安乐!我得解脱魔之罥网及诸恶趣。’

“迦葉,若于后时闻是经典,不惊不怖,及见己身于中随顺,复能发心受持此教,佛知是人定当守护我之正法。迦葉,譬如长者财宝无量,子于家中,乃至见一盛水之器,起父财想。彼于异时,其父丧亡,资财散失,忽见其器,寻自念言:‘是我父物。’将置身边,或时藏举。迦葉,当于尔时,诸比丘辈亦复如是,闻此经已,作是念言:‘此是如来柔软微妙大梵音声之所演说。’复有比丘闻已诽谤,持法比丘作如是言:‘此最真实,如来所说。’彼持法者,人众微少,住处劣弱,将如是经昼夜藏举,极遭诽谤。如是等人,我亦知见,悉皆付嘱弥勒世尊。于最后时,当为卫护如来法城,次后当为无碍大施。

“复次,迦葉,若善男子闻是法已,随其智慧而修行之,成就深信正见众生,于当来世遇弥勒佛,初会之中具修梵行;于最后时,亦当卫护如来法城。迦葉,我今普观,乃至不见一人不亲近我。于当来世五十年中,闻是经典不生诽谤,则能受持读诵之者,无有是处。若于此时,得见我身,及以奉事供养之者,彼于来世五十年中,当得读诵受持是经,不待于我叹其功德。彼等自成一切智智同一体时,随念于我,心生欢喜,作如是言:‘希有奇特释迦牟尼佛,善能摄受护念我等。’是故,迦葉,应学此法。学此法者,随所乐求一切功德皆不难证。”

尔时,大迦葉白佛言:“世尊,我已究竟无复志求,于此法中,退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于是中极为知足,终不能成一切智智。世尊,无上菩提是希有事,于我声闻难为证得。”

佛告大迦葉言:“我不为汝说,然今因汝为他敷演。汝今勿于如是大事而生疑惑,汝等亦当速证无上正等菩提。

“复次,迦葉,若诸众生成渴法心,成求法心,渐次皆证无上菩提。既证得已,为断一切希求心故,与诸众生宣说正法。迦葉,菩萨应当成就四法发大精进。何等为四?云何精进?所谓不求色、受、想、行、识,求无漏法,谓无地界,无水、火、风界,不说地界,不说水、火、风界,所有言说悉名表示,是表示法皆非实有。菩萨不应取表示法以为坚实。”

时,大迦葉白佛言:“世尊,我等于如来所实无疑惑。若他问言:‘是表示法非真实者,佛之音声言说表示为虚妄耶?’若有此问,当云何答?”

佛告大迦葉言:“于未来世有诸比丘,不修身戒,心不识义理,瞋恚炽盛,言辞粗犷,于是经典不能受持如法读诵。何以故?彼住色、受、想、行、识生心故。未来比丘,住是经典表示法中,如住色、受、想、行、识生故。复有一类诸比丘等,住在家法,于胜义谛无复志求。如生盲人以金华鬘冠饰其首,而不自见;当于尔时,诸比丘辈亦复如是,闻是等经言说文字,尚不受持,况复能入所修胜义?譬如幼童若男若女,为大丈夫之所诃叱,此幼男女于后异时,闻是人名惊恐怖畏;当于尔时,诸比丘等亦复如是,闻此等经如实说过,知已不悔,乐好衣服,反于是经而生怖畏。迦葉,如系虾蟆在猕猴手,而此猕猴面不回顾;当于尔时,诸比丘等亦复如是,闻此等经违背不顾,不住其前。迦葉,譬如野干为狗所逐,走趣冢间、窟穴、深坑;当于尔时,诸比丘辈亦复如是,闻说此经如野干走。野干走者,谓犯禁戒,诽谤是经,闻是经已退道还家,驰求欲境趣向女人,趣于斗诤、喧杂、医术及以断事,而于其中多犯禁戒。我说此等,如趣冢间;身坏命终堕于恶趣,如趣窟穴;驰骋剑叶、刀刃、枪林诸大地狱,如趣深坑。迦葉,当于尔时,诸比丘辈成就如是野干之法,不能悟入如是等经;但能毁谤,称扬过失,身坏命终堕大地狱。

“复次,迦葉,若有比丘作如是言:‘若表示法非真实者,如来言说亦非实耶?’彼若说言:‘佛之表示名为真实,诸表示法亦应名实。’有智比丘应问之曰:‘大德今者,为执何事?为执空耶?为表示耶?’彼若说言:‘我执表示。’应报之曰:‘汝即是佛。何以故?汝有言说表示法故。’彼若说言:‘我执于空。’应问彼言:‘当为我说,执何等空?’何以故?不可言说,名之为空。若执表示以为空者,或于我、我所、众生、寿者,非空执空。又问彼言:‘汝意云何?乐一切法空不?’彼若答言:‘我不喜乐一切法空。’智者言曰:‘汝久忘失沙门释子。何以故?佛说一切空无我故,不说有我、众生、寿者、数取趣故。’彼若说言:‘一切法空,我乐空性。’应语彼言:‘汝心尚乐一切法空,况复如来应正等觉!复次,尊者,为眼是如来?耳、鼻、舌、身、意是如来?’彼若说言:‘眼是如来,耳、鼻、舌、身、意是如来。’应语彼言:‘汝于今者,亦是如来。’彼若说言:‘眼非如来,耳、鼻、舌、身、意亦非如来。’应语彼言:‘仁者,汝作是言,眼表示非如来,乃至意表示非如来,即非表示是如来也。我于此处岂不悟耶?’彼若说言:‘眼非如来,亦不离眼而有如来;乃至意非如来,亦不离意而有如来。’应语彼言:‘如来所说十二处有,谓眼处、色处乃至意处、法处,此即众生及众生名字。仁者,为眼是如来、非如来耶?乃至法是如来、非如来耶?’彼若答言:‘眼是如来,乃至法是如来。’应告之曰:‘如仁者言,一切众生及山林大地应是如来。’彼若答言:‘眼非如来,乃至意非如来。’复应告曰:‘如仁者言,如来即法及以非法。’彼若说言:‘色非如来,乃至法非如来。’应告彼言:‘若如是者,岂以非法为如来乎?’彼若说言:‘即以非法以为如来。’应告之曰:‘若如是者,所有众生,不孝父母,不敬沙门、婆罗门及诸尊宿,杀害生命,犯不与取,行欲邪行,虚诳离间,粗恶杂秽,贪瞋邪见,应是如来。’彼若说言:‘非非法而是如来。’应告之曰:‘非法非非法应是如来。若非法非非法是如来者,则无表示。仁者,无可表示是如来耶?’迦葉,应当如是折伏愚人。我不见有世间人天,能与如是如法说者而共对论。唯除瞋恚、愚痴之人不堪忍者,虽为开示不生信心,毁呰空法,弃舍而去。

“迦葉,汝等应当受持是经。于未来世,有诸比丘持是经者,当得三名而为表示。何等为三?谓说断灭,无物无蕴及无恭敬。当尔之时,如是经典为他诽谤。汝观尔时,不恭敬佛,不恭敬法,但依表示名字语言,虚荷僧名而无实德。虽称佛号,于他开示而不能解,云何可得瞻奉如来?虽说佛法,而不能知如来意趣,云何得名为善说法?四双八辈是佛弟子,声闻之僧但知其名,于彼功德不知其义,不能领受依名实德。为于衣服、饮食、卧具、病药缘故,毁谤于法。菩萨于中应勤精进,于是等经,深生希有乐欲之心,受持读诵。何以故?是人来世为护法城。迦葉,我念过去九十一劫空无法时,如是等经不复流布。又念过去超于千劫,有佛出世,号休息热恼,住世八万四千劫,成熟菩萨,利益世间。又念过去,复有如来,号无边力,住世二十亿劫,于二十亿劫行菩萨道,然后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迦葉,汝观于佛,修习几何难作之行,摄诸众生!

“复次,迦葉,劫浊尽世,我等不应轻贱己身。何以故?于劫浊中,乃至一人能于我所信解此法,甚为希有!一切众生不持刀杖追逐我等,亦为希有!何以故?此法即是善丈夫法,谓于诸行为无行想,难了知故。若有我见、众生见、命见、数取趣见、有见,若依诸蕴起于戒见,若多闻见、佛见、法见、涅槃见,若有起于涅槃见者,如来悉知见为邪见。何以故?佛于涅槃而无分别,亦无所得。若于涅槃起于分别及有所得,如来尽说名为邪见。若邪见者则名无智,若无智者名为损害,若损害者名曰愚夫。名愚夫者,于大菩提则无乐欲,乃至远离生天胜道。

“迦葉,于未来世当有比丘,年纪二十、三十、四十乃至百岁,为老所侵,庄严衣服;虽剃须发毁坏威仪,老病衰朽无有威光,趣向邪法。临命终时,由罪意乐之所障蔽,熟思已犯,懈怠不修,而于三处示现证得。何等为三?或矫现威仪,或复诈现修持净行,或举手自称言:‘我无与等。’以此三处示现有证。斯人咸堕增上慢中,临命终时,心生追悔;既命终已,生地狱中。是故,迦葉,我今分明宣告汝等:我为汝等真善知识,乐欲利益,哀愍汝辈,不令于后受大热恼,如慕理迦、畔地迦、波利婆罗理迦受诸苦毒。

“迦葉,我终不听执著我见、众生见、寿者见、补特伽罗见者,于我法中而得出家。我若不许强出家者,皆为是贼,食重信施,亦不成就真比丘戒。迦葉,宁当绝食至于六日,不于我法得出家已,食重信施,起于我见、众生、寿者、数取趣见乃至涅槃见。是故菩萨应发精勤,不应执著我、众生、寿、数取趣见、有见、涅槃见,为断一切见故,应当说法。

“迦葉,如是等经,我今付嘱诸菩萨等。何以故?彼等意乐同于我故。若彼意乐同于我者,是我伴侣。我伴侣者,则便堪能受我付嘱。”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众苦所逼迫, 都无能救护,

唯除世导师, 无有戏论者。

诸苦恼众生, 修下劣邪道,

渐增诸欲贪, 由斯堕恶趣。

无导无救护, 住之险旷远,

趣向邪道中, 终无安隐处。

譬如人持财, 求利行远道,

于中群贼起, 劫尽诸赀财;

失财已空归, 为利增热恼,

所贷他人财, 被债倍生苦。

斯等亦如是, 为法故出家,

本所持法财, 白业皆销灭;

唯净剃须发, 愚堕诸见中,

执著我众生, 补特伽罗想。

说空法比丘, 不著数取趣,

于此起谤心, 速堕于地狱。

以瞋恚因缘, 递互相诽谤,

自犯畏人知, 妄宣他过失。

身恶及口恶, 意业多谀谄,

颠倒随见流, 斯人生恶趣。

造诸恶业已, 速疾往三塗,

众苦所烧燃, 无能救护者。

未来有比丘, 卒暴多瞋恚,

逼恼诸出家, 趣向菩提者。

此诸可畏众, 诽谤如是经,

不复能信受, 释师子之教。

互起瞋恚心, 递共相苦切,

更相扬过失, 恶名遍十方。

虚加恶唱他, 于己便生耻,

柔和者劣弱, 邪友势力增,

是知正法衰, 恶人多势力。

我之所爱子, 谓诸善比丘,

应趣向余方, 往求安隐处,

从恶得解脱, 于此起悲心。

宜于是经中, 当自审思念,

佛有如是教, 当乐住余方。

正法灭坏时, 柔和者难得,

相随俱往诣, 如来称叹所。

或有言此处, 可离不可居,

当诣大仙人, 得大菩提地。

复有称仁者, 汝实善为言,

绕塔以求真, 是名世尊教。

宁当至于彼, 悦意菩提地,

不可恒此居, 没于瞋迫所。

比丘当诣彼, 为我故应行,

见佛所游方, 昔曾安止处,

经行宴坐地, 若石及空闲,

集已共咨嗟, 为之数啼泣!

言是彼大仙, 经行受用处,

昔日曾游止, 转无上法轮,

有为悉无常, 我等今不见。

人及非人等, 天龙皆会集,

善化令欢喜, 何乃见空虚!

时往道场中, 最胜菩提地,

同来集会已, 当如理思惟。

世尊于是处, 成无上佛果,

惊怖恶魔军, 犹如野干众。

是为道场地, 大觉所端居,

过去及未来, 一切诸佛座。

安处大雄尊, 亿天所敬礼,

七日跏趺坐; 谛视菩提树,

瞻观供养毕; 次往鹿林中,

言此转法轮, 声闻于梵世。

彼诸比丘等, 当为数悲啼!

为欲调五人, 导师来至此,

五人初见佛, 各起忧恼心,

立制自相要, 我等勿为起。

时大悲世尊, 哀愍群生类,

为五比丘说, 甘露果时成。

礼转法轮方, 心悲数啼泣!

次往涅槃处, 感佛最后身,

于此双林下, 利益群生类,

碎身分支节, 于兹般涅槃。

呜呼大圣尊, 释迦大寂灭,

今但闻其名, 惜哉我不见!

大师复于此, 最后度善贤,

能以智先知, 此为最后度。

或修时寿尽, 或发趣命终,

或修己身亡, 彼皆生善趣。

从于彼时后, 深广法沉沦,

持戒毁禁人, 皆当得供养,

受他重信施, 速堕恶趣中。

汝观诸比丘, 有如是差别,

智者修虽后, 速受人天身。

是等照世灯, 怜愍世间者,

大智诸菩萨, 慈心利众生,

常作勤修事, 勇跃心欢喜,

当成大觉尊; 亦逢事弥勒,

供养彼如来, 众中蒙授记,

随心所忆念, 为彼大威神。

我说诚实言, 安慰如是辈,

彼虽不见佛, 而与见佛同。

我昔求菩提, 礼敬于诸佛,

若诸女人等, 趣无上菩提,

我及无量佛, 皆当安慰彼,

速成男子身, 得见于弥勒,

供养彼如来, 所求悉如意。

应学诸智者, 净信而出家,

坚固乐欲心, 多闻学持戒,

于弥勒佛前, 得受其记莂。

是故闻胜利, 起信修善贤,

安住坚固心, 摄诸众生类。

谁于如是处, 求而不得之?

有慧及精勤, 菩提不难证!

修习慈悲念, 舍离谄曲心,

常乐在空闲, 是则菩提道。

若人于是法, 空说不能行,

众皆礼敬之, 此为可畏贼。

若人为饮食, 及诸利养事,

受持正法门, 互共相传说,

斯恶活命人, 名为空过世,

于此舍人身, 恶趣受众苦。

或于佛法内, 假名为比丘,

诽谤于契经, 善说解脱禁,

言我具弘宣, 所有木叉教,

虽为比丘像, 终失人天身。

若诽谤人天, 及毁一切智,

如是谤法人, 得罪复过彼。

善防身语意, 令不起诸恶,

能除此三行, 必当得涅槃!”


第二卷 大宝积经全文

“复次,迦葉,如来灭后,昔于佛所深种善根诸比丘等,悉般涅槃;具胜意乐诸众生类,命终复尽。后五十岁正法灭时,当有比丘性怀贪著,猛利贪欲映蔽其心,乐离间语毒害于他,言词粗犷惨励颦蹙,住三法中。何等为三?所谓医道、贩易、亲近女人。住此三法,退失四事。何等为四?谓退戒蕴、善趣、果证、如实见佛。由退此四,复成四法,不生厌离,炽盛增长。云何为四?所谓嫉妒增长炽盛;瞋恚恶心增长炽盛;耽著种族增长炽盛;贪著饮食,积聚众味,爱乐衣服,映蔽心故置之箧笥,专行此事以为常业。于沙门法空无所获,亦不发生沙门证道,闻是等经当堕四处。何等为四?谓堕谤法,佛所不许而反说之,独为女人宣说法要,毁谤如来别解脱戒。闻是等经转加坏法,而堕生长恶业之中。

“迦葉,譬如恶狗,以苦胆灌鼻。于意云何?彼狗倍生凶恶心不?”

迦葉白佛言:“世尊,如是,如是。”

佛告迦葉:“彼等恶人,犹如恶狗及毗舍遮,见有比丘住净意乐持是法者、说是法者、住于真实少欲之者、叹少欲者,于是人所不生欢喜而起厌背,心怀怯劣复生热恼。以其瞋恚障蔽心故,作是念言:‘我等住在非时非处,于非时中而为他人轻毁我等。’是故闻说如是等经,起于诽谤,面加毁辱,瞋恚粗言此非佛教。此辈受用多欲因缘,非少欲者。

“迦葉,我种种名,赞叹少欲及以喜足,名为易养,亦名易满,名净除者、行头陀者、极端严者。我亦赞叹住阿兰若者、发精进者、遍净命者。汝等不应多修贮聚箱箧等法。何以故?应当修习如是法故。汝等不应犹如铜钹空有其声,应顺如来修行此法。又亦不应起重瞋恚,亦复不应摄取事物,应当住于无事无物。勿于处所生住著心,应无所住。不应自赞,亦不应畜牛驴等类,不应成就住懈怠处。应当发起殊胜精进,舍离不善,摄受善法。

“迦葉,我种种名赞叹寂静,住阿兰若不处愦闹,今于是中,种种名说极净除行。若有不住极净除者、具大欲者、成罪恶者,即当诽谤诸有安住极净除者。迦葉,譬如愚夫于四月中,服酥患渴,寻诣池所求水而饮。他人谓曰:‘汝已服酥,勿复饮水而致命终。’是时,愚夫瞋蔽心故,毁呰骂詈不顺他言,饮水而死。迦葉,如是,如是,未来比丘,贪著有见,住不善行。有持法者作是教言,此是应作,此不应作。彼恶比丘瞋蔽心故,毁呰骂詈谤是经典。

“迦葉,今时尚有于如来所多兴诤竞,何况未来!汝且观是贤护比丘,如来制戒,令诸比丘受一坐食;瞋蔽心故,于夏三月不至我所。迦葉,今于我前,尚有如是轻梵行者,况佛灭后!贪著饮食、衣钵、病药,睡眠所覆,瞋恚猛利,如是比丘闻是法已,尚不恭敬如来大师,岂能敬彼持法比丘?

“迦葉,名为不善,亦名极恶,如是法宝即当隐没。于中若有求大利益善男子、善女人,信我教者,后滓浊世极覆藏时,善人难得。时闻如是等甚深法已,应为如理者说,不为不如理者;为信者说,非不信者。我今亦为如理者说,非不如理者;为信者说,非不信者。

“迦葉,譬如恶马不受被甲,若同良马为被甲者反生惊怖,何况更闻螺贝鼓声!能堪受者,无有是处。如是,如是,破戒比丘,无有时分堪能忍受善丈夫法,犹如恶马反生惊怖。

“迦葉,破戒比丘,乃至闻说一言诸法无我,执我想故,于中便生怖畏诤竞,何况闻说被善甲耶!若被甲已,即能降伏百亿魔军,而令毕竟不生斗诤。诸善比丘被精进甲,不破根本头陀功德,净除根本,无贪恚痴根本,无嫉妒根本,离欲根本,独处性根本,[宋-木+悎]寤根本。于一切时、一切种中,不应发起恚贪之心,于种种物无所希求。如是被甲,名无根本。若被如是种种甲已,应发无上菩提之心,于一切处不应执著,况起我想?是故不应起于我想、众生想、寿者想、数取趣想、女想、男想、地水火风想、欲界色界无色界想、持戒想、破戒想、空性想。取要言之,一切诸想皆不应起,以一切想无所得故。

“迦葉,贪若实有则应了知,近之令灭贪爱之心,非住一处,无住可得,唯除妄语。是故如来名实语者,如来说之诸所有贪皆为非我。如是诸法是沙门法,诸沙门法皆无所得。若复有人著此想者,是人则为著我想等如须弥山,退失圣教诸沙门法少不可生,亦复不能住沙门法。如是广大最胜之法,于彼愚夫痴所衰损,少不应说。何以故?若执少法,则当摄受极怖畏处大地狱中住之一劫。

“迦葉,汝观俱迦利比丘、提婆达多比丘、骞荼达罗比丘、迦卢底输比丘、母达罗多比丘、阿湿繁比丘、布那婆苏比丘、苏气怛罗比丘,是我给侍,亲对我前,闻我说法,见我经行,见我端坐,见我神足游处虚空,见我降伏多千外道,于大众中摧彼邪法。如是等人,尚于我所不生信乐,于步步间恒欲毁我,由是步步渐增其恶。

“复次,若说佛名信为实者,应持上器如须弥山,盛栴檀末而散其上;应作伞盖犹如三千大千世界,持在空中而覆其上。何以故?为信佛故。何况信已舍欲出家,无所依倚修诸静虑!迦葉,如是众生,于中忍可极为希有!能善护持佛所制戒,则能了知彼甘露法。如大众中,以其皮革及余臭秽共制人像,或造种种诸杂面相,彩画庄饰令极端严,有人持之置于面上,或以衣物缠裹游行,岂以相貌谓为好耶?审知秽恶便生厌离。

“如是,如是,诸恶比丘,以如来威德容仪严整审谛观察,方知极恶由自他我想而生贪爱。若人了知我想非实,闻是等经不生瞋恚。何以故?由为他人毁呰违逆,闻此等经倍增厌离。若有众生心怀执著,当知即是邪见之人。若起邪见,于是等经如实教诲,即生瞋恚。何以故?有我想者有瞋恚故。若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闻是等经瞋恚毁坏诽谤之者,即非沙门。虽复说有沙门名字,非我声闻,我非彼师。何以故?是我声闻则不妄语,我非妄语之师。何以故?如来是实语者,能如实说一切法空者。

“迦葉,如来能破我执,与之斗诤。若与如来诤者名为恶魔,如来不许魔众出家受具足戒。如有人言,青雀小鸟生大龙象。于意云何?如是之言,为可信不?”

迦葉白言:“不也,世尊。”

佛告迦葉:“于意云何?为等类不?”

迦葉白言:“非为等类。”

“复次,迦葉,又如说言,妙翅鸟王生于飞鸟。于意云何?为可信不?为等类不?”

迦葉白言:“不也,世尊,亦为非类。”

“复次,迦葉,又如说言,萤火小虫负须弥山飞空而去。于意云何?为可信不?为等类不?”

迦葉白言:“不也,世尊,亦为非类。”

佛告迦葉:“如是恶人,若住我想乃至涅槃想者,称我为师,转为非类。

“迦葉,如有帝王安住国界,抚育群生快乐无极,种种饮食自然成办,傍有侍臣奉王正化。时有一人,众未曾识,为财利故,随学臣法不禀王命。自于大臣王等众中,诈宣王制,作如是言:‘汝等应当止住于此。’或言:‘汝等作如是事。’

“迦葉,如来法王亦复如是,王大千界,摄化一切三乘众生,十力功德圆满成就,作诸佛事安乐无边,饮食供养自然丰足。于中一类众未曾识,为活命故说我、众生乃至涅槃,不受如来无我圣教,作如是言:‘如来所说此事应作,此不应作。’于中有人,信佛顺教不诽谤者,闻其所说,谓是胜妙清净福田,辍己资财及妻子分,殷重信心如法施与,乃至未觉诸过,已来初无断绝。如是恶人,同于众人所未识者,饮食既终,于聚闹处,日日谈说王事、贼事、食事、淫事、女人事、医方事、饮酒事、日月薄蚀事、王者来去事、种族事等,或言吉日应行他所当得饮食。如是等类种种言谈,推度昼夜还僧伽蓝,或经二宿乃至六夜,随所住处亦常谈说如是等事。无正念慧,失坏威仪,昏痴睡眠,涎唾流溢,随所想像,睡梦中见,或见己身往诣他所,疾行、缓行种种诸事。既[宋-木+悎]寤已,互相向说,或梦汝身如是行坐,从如是处有得不得。复有说言,此梦吉祥,宜时速往村邑、王城至他家处出入往来。摇动面目,苦逼恼故,心不安和,无等引定,贡高自举,诸根秽杂与俗无殊。言不应时,心多驰散,乐游俗里、诸族姓家,不能奉持别解脱戒,独为女人宣说法要。于说法时,心住贪染,而于是中增获利养,染著之心犹如噬啮,愚痴耽爱增住增著。不生悔故,于别离时啼泣而去。又于二处开示他人。云何为二?得净好施便赞叹之,得非净好即便毁呰。相会遇时互看所得,复相问言:‘施主今者,为施何物?为施与谁?饮食资财几多几少?’

“迦葉,当知是谓不修行者,乃至命终之所言说。不修行者,复有余过,生恶意乐,谓谤正法。迦葉,应于如是诸比丘辈生怜愍心。何以故?以其当受苦恼果故。”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愚夫缘活命, 随学帝王臣,

故往诣余处, 诈宣王制令。

至彼传密言, 勿致王瞋罚,

愚人于此处, 亦以活命缘。

何况最胜佛, 于多百劫中,

舍身支节等, 及作多难事!

我非法王家, 僮仆被谪罚,

亦无问者能, 为作为不作。

施与比丘房, 上妙美珍馔,

及施上妙衣, 一切恭敬与。

勤苦求财物, 奉施持戒人,

不以自供身, 亦不将供子。

不如法住者, 食之便舍去,

共相会遇时, 言我快意啖。

所在聚集处, 说王事贼事,

关逻镇守事, 种种饮食论。

说日月博蚀, 及王来去事,

或言当得胜, 或说当败亡。

此非所应言, 常共数论说!

极妙卧具上, 昼夜耽睡眠,

昼往善人家, 求多富有处。

言此施非少, 亦非为最上,

寻思是事已, 安敷空坐谈。

愚惰不勤修, 如驴恒负重,

而于眠梦中, 见所分别相。

觉已宣示他, 相向益谈说,

言勿忧勿笑, 汝当得安乐,

此事宜速成, 勿复生忧恼。

数往于村邑, 动止无威仪,

喻若行猕猴, 回转于面目。

入于聚落内, 为女说法言,

弃舍佛契经, 及善别解脱。

既从施家出, 观其物少多,

见少则骂他, 亦毁他眷属。

于相会遇时, 发言互相问,

得何物何食? 相问答何事?

略说如是事, 经于百年中,

如是所寻思, 以为自活命。

争蒲桃酒味, 及以香华等,

为药疗其身, 求之少病恼。

假令有百佛, 无能奈彼何!

弃舍所修行, 与在家无异。

于身生保爱, 不离于我人,

彼作是修行, 由斯堕恶趣。

若人谤正法, 重苦所烧燃,

无觉慧愚夫, 与在家无别。

若诸释师子, 修实行声闻,

不以活命缘, 毁犯微少戒。

智者不贪食, 常生重檐想,

不净观修心, 以还施主债。

舍离欲漏故, 了知一切想,

我听如是等, 此教中出家。

智人不诽法, 于所说空性,

数数起勤求, 不可得坚实。

勇健大智人, 了知空性理,

能怖畏魔军, 彼堪销供养。

若能离贪染, 不毁于空性,

佛子勇健人, 两足中应供。

正法不久住, 生世多愚痴,

少柔和比丘, 求不放逸者。

智者应生忧, 不久自磨灭,

后于昼夜间, 谈说曾有我。

世间无救护, 唯除两足尊,

修行学处人, 悉皆当灭没。

彼不了如是, 所有密意言,

则不恭敬佛, 及无上正法!

正法当尽灭, 应速发精勤,

乃至少时间, 听闻当不久。”

本文链接:第二卷 大宝积经全文

上一篇:怎么受持菩萨戒才能得到戒体?

下一篇:第十三卷 杂阿含经

李罕诵大悲咒

佛学文化源远流长,《大悲咒》是观世音菩萨为利乐一切众生而宣说,无论是消障除难、得善遂愿,还是究竟的觉证解脱,《大悲咒》都能因其不可思议的大方便威神之力广为利乐。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大悲咒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相关文章

大悲咒入门网   网站地图

浙ICP备15039727号-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