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觉普济能仁玉琳琇国师语录卷第三

大觉普济能仁玉琳琇国师语录卷第三

小参(一)

晚参师拈柱杖云我此山中一物也无石头大的大小的小内外诸人每日出坡三两度蓦有个汉出来道和尚前言不应后语但向他道非汝境界顾左右云若也会得许你不咬一粒米大碗吃饭不挂一缕[糸*系]终日着衣若也不会不是逐色随声即落解脱深坑大众到者里切须仔细良久卓柱杖云参。

晚参师拈柱杖云当初庞居士到百尺竿头将谓见过于人开口便道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幸而其时诸方有人若遇如今狐狼野干之属盲引众盲见有百尺竿头坐的便道你已死了须透祖师机缘方是死中得活便教人胡穿乱凿今日透者一则明日透那一则若恁么岂不见笑一时遗臭万世讨甚盖天盖地好庞老耶然而也是当人肯入作家炉韛肯求大手眼人锻炼始得你看庞居士见石头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头蓦掩其口于此有个会处惭惶不少未到大休大歇田地到江西马大师处仍旧问云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马大师蹋向前一步云待汝一口吸??西江水方与汝道庞居士到者里方才命根子卒地折爆地断放开穷肚皮海纳百川七纵八横千通万达高步大方发一言令人不敢正耳听着立一行令人不敢正眼视着师召众云马大师进那一步诸人还见到也未若也见到方可与山僧柱杖子相见若未见到岂可衲子不如他俗人有么有么蓦竖柱杖云吸??西江且止只如山僧柱杖子作么生吞良久卓杖云剑为不平离宝匣药因救病出金瓶掷杖出堂。

十五夜小??举僧问赵州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州云庭前柏??子师云报恩则不然有人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但向道今夜一轮满清光何处无。

小参师云山僧不指路头一任诸人瞎闯诸人若也瞎闯得勇猛不顾危亡得失??力闯将去蓦然撞着峭壁巉岩磕破脑壳则一回知痛痒也未可知问诸人瞎闯则不问磕破脑壳时如何师云又惭惶又好笑问磕破脑壳则不问为甚又惭惶又好笑师云非汝境界。

小参举眉州黄龙禅师僧问如何是密室龙曰斫不开曰如何是密室中人龙曰非男女相师云古人恁么道山僧则不然如何是密室七通八达如何是密室中人长的长矮的矮且道与古人是同是别喝一喝卓柱杖一下。

仲春晚参师云古者道灵云见处不在桃华上且道他见处作么生众无语师云正所谓如将名品果子壳也去了核也去了送人口边人不解吃。

举峰西堂秉拂师云昔日赵州云我在南方火炉边有个无宾主话至今无人举着恶直饶道闭门打睡接上上机也未若如斯提持今时人闻举着向上一路末后牢关未尝不商量浩浩地如说药人真药现前都不能识渊明云平畴交远风良苗亦怀新东坡云非古之耦耕植杖者不能道非吾世农不知此语之妙吾于赵州亦云少间烦峰西堂对众拈出。

晚参问答不录师云早间森首座领众请法山僧道钟动吃斋召众云木包方外细彻毫端帆正晴湘??开九面出家儿造次颠沛不离衣钵之侧端能与露柱同披一领袈裟与山僧同一钵盂烹飨也未此间一草一木同证圆明胡为有人自疑自别损法财灭功德莫不繇兹心意识诚哉是言也台山南岱宗北殊天异域之宾咸与山僧晨香暮灯共分寥寂胡为有人咫尺关山只为分明极翻令所得迟不大可哀乎昔日少林面壁二祖趋风寒庭立雪没膝齐腰何等心骨鼻祖尚诃为轻心慢心徒劳无益断臂安心出群得髓瞻彼前修岂同裨贩打一拂云精金百炼自光莹药汞从教夸耀冶。

晚参问某甲阅楞严至七处徴心有个会处师云咄此非汝心作么生会进云某甲无心师云咬人矢橛不是好狗问光阴如箭日月如梭如何了生脱死师云莫厚颜师乃云莫谓无心云是道无心犹隔一重关又有道说甚一重直是千重万重既然如是毕竟如何明心见性良久云山僧昨在报恩示众云古之天地日月犹今之天地日月天地日月无古今之异禅道佛法亦不应有古今之分为甚么古之知识千百世之下凛凛常在人目前后之知识当世现在每淹淹如九泉下人古之学者一面瞥地耀古辉今今之学者今日有些会处明日有些会处及乎生死到来依旧手忙脚乱盖道无同异同异在人今之发心未尝不如古人参究未尝不如古人刻苦未尝不如古人用心到无用心处亦未尝不如古人但古人到无用心处决不望崖而退百尺竿头更能进步所以道悬崖撒手自肯承当绝后再苏欺君不得今人到千峰绝顶不惟不进步反退转身来云吾已死而得活了以了不可得为究竟以擎拳竖指为透祖师关??是悬崖缩脚种种自欺去他古人远之远矣卓拄杖云有志之士自知好恶。

晚参师云明道者多行道者少大小祖师话作两橛明而不能行明的事向那里去也诸人十二时中行的事作么生良久云绕庵一水声常住拥榻千峰势欲翔。

早参师云古者道莫被天下老和尚舌头瞒山僧道莫被天下善知识行履瞒祖师门下客须确实为生死口不嚼一粒米身不挂一缕[糸*系]方可随意穿衣吃饭眼中不见一画一竖耳中不闻一语一言方可随时写字看书否则大事未明如丧考妣大事已明如丧考妣如或生死心不切慎勿出家纵出家慎勿来宗门何以故目下虽未为生死傥不轻易出家不轻易来宗门尚知有出家事在尚知有宗门事在有等造次出家来此宗门随群逐队发意做工夫如撞采的一般做几时撞不着便一日悠忽一日一时怠惰一时自己既然将谓他人亦是如此谤大般若苦报无量有志之士务须确实。

晚参师云同居在此不论久参初学须各各退步到真实不欺之地。

晚参师云龙渊今冬与大众约法三章第一饮水不得打湿口第二吃饭不得咬着米第三经行不得撞着露柱。

元旦知浴领檀越请小参师云大众知么汝等成佛以来已经无量阿僧祗劫举足下足其地坚固金刚所成上妙宝轮以为严饬宝池琼阁奇??珍禽乐具充溢无有苦缘寿命无量光明无量法亲无量如或未知则不矜久修不薄初学一念回光即同诸圣若也根思迟钝便请一念不生去如或多知解多愚痴便请净念相继去但办肯心决不相赚虽然如是且道善财入楼阁门为甚入已还闭所以道如来不出世祖师不西来汝等成佛已经无量阿僧祇劫。

晚参师云昨夜行者通大众晚参山僧传语云大好月你诸人作么生会僧云砍却月中桂清光应更多师云矢上加尖众久立师云山僧自领三十棒。

知浴古渊领海宁众居士请解制绍兴范居士求释??同请小参问答毕师挥拂云人人殊胜个个净明似鸟行空而昧空如鱼在水而忘水无瑕翳中自生瑕翳无障缘处自生障缘结空花于无明??头有何实果捞水月于昏沉海上徒见劳心既能物外逍遥必须真源顿达苟知空门皈向定应觉性洞明觉性明真源达方知罪垢本空而无罪不忏法道本超而无法不成大众我不轻于汝等汝等皆当作佛下座。

小参师云昨日大众晚参山僧道洗清昔日担泉处斫出当年面壁岩汝诸大众各各领悟也否闻斯提举若能正眼洞开则忙闲动静一语一默着著有出身之路用得十二时不为十二时用转得一切物不为一切物转搅长河为酥酪变大地作黄金供养大众不为分外如或不然二时粥饭咬须弥山子唇齿之间太费支持七尺形骸挂冰棱铁甲俯仰之际大有不便卓柱杖。

结夏檀越请小参师云圆陀陀光烁烁净裸裸赤洒洒三头六臂千手千眼而本无一物纯真一如无臭无声而万象纵横闭门打坐遍界不藏闹市横身孤巍严密诸作纷纭而非动一物不为而非寂违之者自暴求之者愈失千贤万圣趋向无门千佛万祖退身有分师以拂子打一下云谁参胜热婆罗门六月霜花凝枕席下座。

晚参师云去圣时遥言高志下欲明格外旨须??域中情顾左右云大众看脚下。

晚参师云劫火洞然大千俱坏未审者个坏不坏坏恁么则随他去也随他去大随恁么答话有甚长处投子望山礼拜众无语师云古之学者为己以竹篦拍香案便归寝室。

晚参师云祖师时时在水桶上出现刚见人挑水走入水桶里去也祖师时时在火焰上出现刚见人烧火走入火焰里去也祖师时时在木鱼上出现刚见人打木鱼走入木鱼里去也祖师时时在钟鼓上出现刚见人打钟鼓走入钟鼓里去也良久云有人出来道和尚何得压良为贱山僧只要你恁么道。

小参师云理无事外之理事无理外之事理外之事则愚事外之理则狂狂则为魔所摄愚则为佛所悲宁为佛悲莫为魔摄大众来此祖庭必须立深誓愿正知正见正路修行庶几同证圆满菩提。

晚参师云昔年大慧禅师因一禅子参公案不透乞求方便慧云你是福建人我为汝说个譬喻如将名品荔枝皮也去了核也去了送在汝口边只是汝不解吃师召众云当初大慧为此一人设个譬喻此人当下咬破舌头山僧因众参上??公案重重相为云紧夹籓篱宽辟道如何众中未见有脚头点地的乃云但办肯心必不相赚更与汝等一个安心丸子三文大光钱买得个油糍吃向肚里了当下便不饥。

晚参师顾左右云今日晚参不许问话不问话者三十棒众拟议师云自从立雪人归后几片白云护翠岑。

结制古渊知浴领海宁众檀越请小参问炉韝大开不留钝铁金锤挥掷万窍通明还许学人立地成佛也无师云进前来吃棒进云与么则滚入红炉大冶中直得通身无缝??师云许汝胆大问得祖宗之髓登祖宗之堂敢问和尚昔日僧问临济如何是夺人不夺境济云煦日发生铺地锦婴儿垂发白如[糸*系]为甚本山中祖道错师云一对无孔铁锤进云与么则二大老料拣一齐蒙和尚指示去也师云与汝六十棒问如何是法王正令师云千钧之弩进云与么则人人沾恩个个得力师云已放过居士问不侣万法不取凡圣事如何师云佛子受佛戒即入诸佛位师乃云天目山下无寸土天目山头无片云脚跟跐着寸土有寒暑兮促君寿有鬼神兮妒君福眼中见有片云风力所转终成败坏且道住此天目山如何行履即得虚空拍手呵呵笑报汝人人净法身闻斯告报直下承当如来禅许汝会更须知有祖师禅始得且道如何是祖师禅蓦喝一喝随声以竹篦抚案一下。

晚参师云祖师示现全身向汝诸人毛孔中念普字真言汝等??见??闻么一僧喝师云胡喝乱喝乃云分明指出平川路却奈忠言逆耳何。

除夕晚参师拈柱杖召众云识得柱杖子么一日不为少千载不成多小则蟭螟眼里横眠大则乾坤西倾东阙出息不随众缘入息不居阴界试看先宗是何标格你有柱杖子与你柱杖子你无柱杖子夺你柱杖子。

晚参师召大众云莫瞌睡。

石庭晚参师以杖指一碎石云者石版如何没一些缝良久又指一完石云者石版若为有许多缝一僧云谢师指示师便打乃云今时学者有两种错路一种错路的问着便道唤什么作灯笼一种错路的问着便道露柱没一点缝是者两般错路便掩蔽却人人本地风光若不蹋着本地风光终不能免此两种错路今日不惜眉毛说似诸人竖柱杖云山僧柱杖子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只眼顾视左右云更有一只不与你们说??何故若教容易得便作等闲看。

晚参师云吾观大众??与佛祖无二无别但存人我自生间隔所以祖师示众诵金刚般若经上根者一闻千悟后来祖师教人参死了烧了话父母未生前话便是将一卷般若经括作一句教人持念汝诸大众须在佛祖路上行方到佛祖田地若四相未空徒劳无益各宜珍重。

晚参师云山僧说得一篇佛法悬在雨华桥上大众各去看取良久云伯乐曾三顾千金谁解增赠君君不纳完壁倚枯藤。

晚参举傅大士道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从桥上过桥流水不流师云天目则不然生铁打锄头披蓑收水牛人从桥上过水流桥不流且道傅大士的是山僧的是良久云朝参暮请缘何事应须立透祖师关。

早参举六祖云本来无一物长庆云万象之中独露身师云孙必类祖大众会么拈柱杖旋风打散。

晚参师云汝诸大众多有广游人间世遍礼诸名山的多有参遍诸方久亲知识的多有诸方许可记莂的我不问汝别样佛法只有一句极平常最要紧的话问你且道者一时香在什么所在坐良久云衲僧在处如火消冰终不却成冰若道有香可坐有坐的人有坐的所在莫道你广游博礼参方受记直饶你向世尊肚中转一过来也只是个能仁的矢橛各各自揣摩道个惊人句看顾视左右震威一喝。

小参举世尊九十日在忉利天为母说法及辞天界下时四众八部俱住空界迎有莲华色比丘尼作念云我是尼身必居大僧后见佛不如用神力变作转轮圣王千子围绕最初见佛果满其愿世尊才见乃诃云莲华色比丘尼汝何得越大僧见我汝虽见我色身且不见我法身须菩提岩中宴坐却见我法身师云大小世尊抑强为劣山僧若见莲华色比丘尼但云汝真能现大人相殷勤见我若须菩提岩中宴坐乃是闭门作活岂能见我全身蓦拈柱杖云还有为世尊作主的么有则出来各出人一头地卓柱杖云好手岂容无妙拍三台须是大家推。

小参举赵州问南泉知有的人向甚处去泉云山前檀越家作一头水牯牛去师云长裙新妇拖泥走州云谢师答话师云帆随湘转望??九面泉云昨夜三更月到牕师云向上一路千圣不传。

晚参举僧问赵州如何是佛州云殿里的师云古佛恁么道可谓眼空四海。

晚参师云解制来走动的走动各执少人久住者未免辛苦汝诸大众如何得不为境转一僧云心如木石师笑云说到行到吾为汝保任此事终不虚也。

早参师云有一人日勤众务一物不为有一人一物不为日勤众务且道那个作家一僧出师打退又一僧作礼师亦喝出师乃云有叟情相似日香夜夜灯。

晚参师云如净琉璃内外明彻凡见道者若身心世界果如净琉璃内外明彻方是真见本来面目的人不然徒自欺耳生死到来悔将何及不见道吾心似灯笼点火内外红虽非依样画描却是一鼻出气。

晚参师云秋来好坐禅贤衲莫乱走各得坐具地他年大开口且得地一句作么生道父母所生口终不为人说。

灯节知浴同王檀越请小参师云如净琉璃内外明彻光逾日月量裹太虚探之不见其初避之莫究其极山河大地即之靡不消镕明暗色空舍之无以建立神鬼不能觑贤圣不能知洁之不新垢之不故蠕动不减佛祖不增谓之为微普天匝地谓之为显朕迹不留指为智珠闇然日着目为福岳坦然日尊召大众云我见灯明佛本光瑞如此。

戒私看文书晚参师云上三画长下二画短天左旋地右转日月照临乎其上龙象奔走乎其下高出无顶天深逾香水海无论智愚贤不肖识得者个字宣圣孟夫子拱手赞叹释迦不在前弥勒不在后奔轶绝尘今之古之谁敢与偶好大哥直截根源尚迂曲寻枝摘叶复何如。

小参问话毕师云一片清凉地安闲绝比伦往来及住众举步莫迷津众久立师震威一喝下座。

小参师云有一无事人终日忙鹿鹿有一精进汉长年讷且木如是二人中有一人堪与人为师汝诸大众出入好看良久云寂光真境何尝远同在琉璃国土行下座立春因事小参师云春风吹春雨润忽地园林秀且媚无根??子也开华试问禅家会不会顾左右云若也会得佛法丛林时时茂盛若也未会禅林秋晚卒风暴雨颇多众兄弟善自护持莫被风力所转卓柱杖出堂。

元宵小参师拈柱杖云众兄弟一年又过了半个月矣流光易度幻质非坚生死到来如何抵敌闻恁么道拽下地去痛打一顿方拂着某痒处然而实具个般手眼始得若有一毫虚妄则某上座缓缓地走起来向你道个?见你眼目定动连棒打折你驴腰也未肯放在苟不自欺简点眼光落地时未亲见不变不迁无晦无明的真面目生不知来处真个生大死不知去处真个死大把此生死大事切切在念参究一个无意味话头孜孜不舍参而不透生死未了当入室中吃某上座痛棒参而透生死已了当入室中吃某上座痛棒为甚如此高擎柱杖云棒头有眼明如日要识真金火里看拽杖出堂。

小参举僧问睦州如何是急州云通你一问进云如何是急中急州云朝向西瞿耶尼暮向北郁单越师云者老汉恁么答话非但顶门具金刚正眼抑且脚下有通天活路然而说佛法各有时节因缘新报恩则不然若有人问如何是急但向道近日厨中少油没酱更问如何是急中急但向道钱粮既难处户役更难何且道新报恩恁么答话与古人是同是别有知得落处的出来道看顾左右云若知落处则便知得大法的人无时无处不可扶竖佛祖纲宗丛林富足也好丛林澹薄也好住现成丛林有遗米遗银也好住苦难丛林有遗债遗累也好初复丛林要垦土掘地搬石运木也好丛林完备安闲乐道也好若未知落处便乃汩没尘劳扰攘中住富足丛林色色周全前人有遗米遗银也苦住苦难丛林事事亏欠前人有遗债遗累也苦众兄弟大家在者里撑老汉难撑之门行老汉难行之事切须甘澹薄忘劳苦必要究明大法一朝力竭工圆便见无油菜里也走出老汉来乱石堆里也走出老汉来土木堆里也走出老汉来便见老汉说诚实言向众兄弟道正月廿二早某上座把如来正法眼藏分明揭示大众了也且道如何是今早分明揭示的正法眼藏卓柱杖云心不负人面无惭色。

众礼千佛忏小参师云昨晚丈室坐久展手剔灯忽见三千诸佛在指甲中扬声大叫小长老谓之曰你者等不情汉大众连夜在殿礼你何得隐在者里乱叫唤诸佛复高声曰阿?阿?你还不知大众道礼我等忏罪谁知止增益罪过小长老惊视之曰因甚如此诸佛曰你莫惊异试问礼佛大众还见我等是怎样面孔是那样身相若总未见而云礼佛岂不造大妄语应堕地狱佛语未竟护法韦?尊神擎山持杵从牕眼走入白诸佛曰诸佛世尊莫作是说近有一等狂禅和开口便道无佛无祖拨无因果招殃惹祸今佛更道礼佛者增益罪过未免为豁达空者张本永造无间业去也诸佛曰咄我等各分身万亿在一切人八万四千毛孔中横入竖出又岂可道无佛若作是解更入地狱如箭射两相理论不已小长老夜深欲睡鸣指一下一齐逐退今日不可不对众决断召众云若道礼佛还曾见佛也未若道无佛可礼如何说无佛的道理于此透去一任你道有佛可礼也得无佛可礼也得小长老敢保你礼佛诸佛不敢正眼视着说无佛诸佛不敢正耳??着不然??是造大妄语当堕地狱的汉子莫言无人说过蓦拈杖云者两种人吃得痛棒皆可因邪打正更有一等知有佛而甘心不见佛懒惰不礼佛正如焦芽败种那有吃棒分掷下柱杖。

小参师拈柱杖云千日并照那有一毫隐晦处虚空通达那有一毫隔碍处某上座在母腹中便转大法轮出头斯世阿谁谩得到磬山见先师和尚亦有甚奇特处敢诳谑人诸方珍重传受辛苦参讨的五家宗旨一齐勘破纵颠纵狂轻佛慢祖自号无师子不意先师肯我是狂竟付生平不轻付之拂子拜违荆谷掩室江干因蓉城请先和尚先师不赴请寄书某上座言有末后付嘱某上座呵呵大笑因破关来见先师义手问云狂儿国土父不容过者个峰头还是老汉住处么先师云且站下脚与你道某便掀倒香案而出先师高声云将柱杖来某遥??得笑云剑去久矣室中复理论多端一日先师上堂维那拟白椎某便喝住云待我问了话白椎问云昔日黄檗道大唐国里无禅师如今大明国里还有么先师拈柱杖作打势云看棒某便喝先师亦喝某复喝一喝转身云不是狂儿多意气秪因曾透上头关便出先师又喝某亦喝遥闻维那重白椎某乃高声云叹死气吁嗟乎仰山道的谁是知音先师示寂便欲縳屋万峰谁意有此不了公案众居士等坚请为先师了却某上座既到者里必欲众兄弟洞明大法不向他人行处行若不奋大人志气不知道出常情向瞎老秃口角边觅涕唾吃听他说黄道黑只管记忆思惟日久月深多成异解或认穿衣吃饭举足动步的为自性或以暂歇尘劳为究竟直饶得见法身竿头进步那边会得者边行履见与师齐减师半德要透末后牢关未在未在且道知有末后一着如兜率悦张无??时如何咄云庵老人在你脚下且置是事昔日白云端禅师已肯五祖演悟处乃未几时忽语之曰有数禅客自庐山来皆有悟入处教伊说亦说得有来繇举因缘问伊亦明得教伊下语亦下得秪是未在祖于是大疑私自计曰既悟了说亦说得明亦明得如何却未在遂参究累日忽然省悟从前宝惜一时放下走见白云云为手舞足蹈祖亦一笑而已如今妄为师范的老秃奴还有个般手眼锻炼人么奔南走北漫称??学的无惭愧汉还受得明眼作家如是钳锤么若不识古人者个作略则马祖喝黄檗棒兴化罚??一概意思闲放过为师者见人略有些见处便与他一个冬??印子学者无大人志气要人许可便入邪师圈缋岂不大可哀哉盲引众盲解说五家宗旨分而不分不分而分面皮厚多少本子上念将去口传耳受去欲扶持从上纲宗真可怜生还曾梦见古人汗臭气么一僧出众云和尚又作么生道师云若有所道何异邪解僧礼拜师连棒打云切忌谤我乃顾左右云才见某上座欲提持此事便推翻香案拗折柱杖令某上座无开口处犹较些子若如此总受人谩了也更讨甚么碗拽杖归方丈。

小参师拈柱杖云千钧之弩不为鼷鼠发机万丈之[糸*系]颛为鲸鲵设钓有么良久云大丈夫莫自迟疑莫自间隔似鸟飞空何东何西而不空如鱼在水何顺何逆而非水某上座者里并无实法与人亦无定法限人不起期结制画地为牢不做样妆模诳谑愚瞽行的一任行坐的一任坐某上座敢保诸人坐也释迦弥勒左右侍立行也饮光达磨前后追随无人无时不向毗卢顶上行有甚禅可参有甚道可学秪是诸人亦有自己放不过的还知病根在甚处么竖柱杖云人既自放不过柱杖子亦不放过看取打草惊蛇举僧问乾峰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未审路头在甚么处峰以柱杖画一画云在者里僧又问云门门乃拈起扇子云扇子??跳上三十三天筑着帝释鼻孔东海鲤鱼打一棒雨似盆倾师云者则因缘议论的类牛毛判断的同兔角某上座不怕诸方简点分明判断去也者僧终日长安更向旁人问路所谓道在迩而求诸远事在易而求诸难忒杀痴狂那堪乾峰云门不与本分草料虽各是一等为人未免转转钝置若报恩门下有人出来问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未审路头在甚么处便劈脊打出或其忽尔瞥地自合知羞蓦喝一喝以柱杖拍香案一下归方丈。

悬板小参师云虚空虽久此板弥坚天地虽弘此板弥大遍法界无内无外亘古今不变不迁昼夜六时出微妙音成殊胜事聋者聆之耳根圆闻瞽者睹之目根圆见病者繇之得瘥苦者繇之停酸一切缚著者莫不繇之解脱然而全凭有福慧人一念信心一念肯心彰着如是不思议事当知钱居士铸此报恩禅寺香积堂大板顿令十方世界齐成大板恒沙佛土举凡香积堂大板一时成就新报恩击此大板而此板无刻无地不鸣如斯见彻方显我宗檀越迥异寻常我宗真个道出常情不同流俗见解不是粥饭师僧且道既是十方世界都成大板唤甚作十方世界既是十方世界又如何说个都成大板的道理到者里须是举一明三目机铢两所以道事是过量事人须过量人但得过量人自明过量事鸣板云知音不用频频举识者应知暗点头。

悬钟板小参师指钟板云倩二上座为大众早晚发机普愿若远若近见者闻者同露柱知音共磉盘唱和喝一喝休去。

早参师云临济大师道有时夺人不夺境有时夺境不夺人有时人境两俱夺有时人境俱不夺今时学者大法不明开眼作梦一味依样画猫何异韩卢逐块召众云切莫见说夺人不夺境但向境上妆点两句见说夺境不夺人但向人上妆点两句要明济上纲宗须识取有时二字始得有时夺人不夺境你作么生领览有时夺境不夺人你作么生担承有时人境两俱夺你作么生当抵有时人境俱不夺你作么生步趋山僧不惜眉毛更为诸人颂出夺人不夺境满栽华柳风醉游人疏影横斜逋客独醒夺境不夺人脱帽忘锄罗敷有夫五马踟躇使君何愚人境俱夺破楚鞭尸逆行倒施我必复之秦为出师人境俱不夺桃华夹岸鸡黍延宾洞口迳窄人谁问津顾左右云久立珍重。

晚参师云僧问赵州如何是不蹉路州云识心见性是不蹉路师左右顾视云心作么生识性作么生见良久拈柱杖云敢来者里瞌睡旋风打散。

小参师云昔日香严禅师垂语云若论此事如人上??口衔??枝脚不蹋枝手不攀枝??下忽有人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不对他又违他所问若对他又丧身失命当恁么时作么生即得如今人??道达磨大师无当门齿殊不知香严老子倍甚有人识得先圣赤心片片山僧当将山河大地捏作一个大馒头以为供养高声召大众蓦归方丈。

晚参师云昔日达磨大师到东土来指示人云心如墙壁可以入道如今许多大众在者里有几个心如墙壁的如何得入道若有透得过的出来与柱杖子相见我也不敢钝置你若透不过也不得孤负达磨大师来者一番良久师云久立珍重。

长至日举勇首座立僧小参师乃云如何是正法眼破砂盆只者一转语三玄五位纵横父子体用殊特目前包裹天长地久日月齐明一镞破三关云从龙风从虎恁么会得可与建法幢立宗旨然而未明向上一窍在且道如何是向上一窍问取堂中首座勇。

小参师拍香案云山僧等闲一拍山河大地明暗色空情与无情一时百杂碎秪有一个顽禅和打不死无如之何众中有高明的出来为我设个方便拈柱杖云木上座出来道某甲有个方便罚他向饭箩边饿死大海里渴死师呵呵大笑云上座你者样说话慈悲耶恶毒耶掷柱杖云从教彼禅和自己简点。

元旦小参问证得虚空时无是无非法请问虚空作么生证师云梅清满谷问新年头佛法古人道有道无和尚者里又如何师云前溪水急后岭风高师乃云昨日法座已为诸人说法了也诸人还信得及么若信得及则普天同庆若信不及未免堆华锦上起身云新春两序头首合寺大众起居万福。

晦日晚参师顾左右云三冬一月去水牯尚颟顸坐香人瞌睡露柱腿生酸诸上座好生观青山??跳溪声住柴床木枕语喃喃。 大觉普济能仁玉琳琇国师语录卷第三

望日早参师云禅林秋晚学道之士贵乎一切真实颛为生死不争人我是发心真实切问近思不学虚头是参问真实一一从胸襟流出盖天盖地是酬唱真实好贤乐善成人道业是领众真实省虚文务诚敬是礼貌真实诫浮华崇节俭是日用真实远奸佞近仁厚是交接真实明因果识罪福去害除??是任事真实甘澹泊耻谋求是家风真实更有一处真实一发与诸人道破大抵还他肌骨好不搽红粉也风流。

举森首座立僧小参师拈柱杖云山僧有时一句子在诸人日用中诸人若向日用处会未免触途成滞山僧有时一句子无你诸人用心处诸人若向无用心处会未免当面蹉却山僧有时一句子八角磨盘空里走诸人若作八角磨盘空里走会转见白云万里所以道一句中具三玄一玄中具三要有权有实有照有用千日并照不足喻其明千雷并吼不足喻其威第一句中荐得方可与佛祖为师且道如何是第一句卓柱杖云问取堂中森首座。

晚参师云今时学者每易自足少有久长亲师择友的即亲近人亦少朝参暮究日臻玄奥的自足之患最为法门大祸山僧午夜时零风穴之泪惟恐穿凿颟顸顺朱填墨三种??病复见于将来佛祖大法真有[糸*系]悬九鼎之危此间兄弟深造极诣者亦岂能多得然耐长忍苦未尝无人秪如临济大师道大凡演唱宗乘一句须具三玄门一玄门须具三要有权有实有照有用汝等作么生会还有人看破临济大师也未听取山僧颂出举尾知头南泉赵州月来昨夜去矣君候敲空作响遐哉沩仰不负耽源烧却圆相回互不互石头滑路弗会佛法东西密付人来面壁手眼通身高山流水别有知音辊出木球烁破髑髅收来旧处把橹看钩吸??西江全生全杀奔逸绝尘鞭影一蹋直饶山僧恁么道要梦见临济大师汗臭气也未在蓦卓柱杖喝一喝。

晚参问世尊拈华迦叶微笑笑个甚么师云咬人矢橛不是好狗师乃云??十虚浑成一块顽铁多少人自生穿凿自生吃跌屈千里却同风对面不相识。

解冬小参问答不录师乃云??大地撮来粟米大不会打入普请看古人恁么道如将百二十斤担子加在诸人肩上若是承当得的各各安家乐业如或未然一任东触西触。

檀越请小参问共闻无量寿佛名未审无量寿佛在何处安身立命师云阶下五湖源师拈柱杖云阔阔秋空远海山鼎峙青里粮明祖意拈出万年藤卓柱杖喝一喝下座。

冬至晚参师云学道者学至无可学说法者说至无可说何故聻学道者求了生死殊不知本无生死了甚生死若言有道可学有生死可了斯人未在说法者因人迷妄执有生死为说悟法示了生死殊不知本无迷悟何法可说若言有法可说有生可利斯人未在虽然如是直饶山僧恁么道合吃三十柱杖汝等诸人上来下去好不丈夫以柱杖旋风打散。

晚参师云拈华微笑肇祖开宗数千年来源深流远青出于蓝代不乏人或拈或颂或抑或扬日月光天德山河着地灵殊不知清光万古穿凿浮云赞叹也赞叹不及评论也评论不及抑之如打水平江扬之如负土足岳师乃竖拂召众云大众道看良久云一[糸*系]寒撒千江外漠漠鱼龙动地雷。

元旦小参师云云锄雪筑冰卧风餐忙忙百十僧个个无一事壬辰正月一山僧普为大众一切授记长者长法身短者短法身佛子住此地则是佛受用经行及坐卧常在于其中。

结制小参师云十方无壁四面无门一念万年古今不异有甚堂内堂外说甚结制解制诸禅客丘壑人须自有一盂静拨烟霞。

晚参举赵州勘婆话师云僧问台山路如何云蓦直去僧便去如何云好个师僧又恁么去也前来师僧也恁么后来赵州也恁么那里是看破处一僧作礼云打鼓普请看师云儱侗禅和如麻似粟一僧云昨日晴今日雨师云三十棒且待别时一僧云车不横推理无曲断师云多少人恁么道打出去也师乃云听取山僧重说颂言十五日前用锥便十五日后用钩?正当十五日钩锥一齐歇一个失钱遭罪一个弄巧成拙是他过量人荒草深深入。

晚参众问话毕师良久顾左右云南阎浮提石头大的大成佛小的小成佛汝等诸人为甚在此妆村以柱杖旋风打散。

解制小参知浴问今日小参事如何师云念汝辛勤进云某甲一口吞??山河大地诸佛还有站身处也无师云恁么施主得安乐师乃云道人降世无非与人作同事摄粗衣蔽体粝食充饥此外复有何事毫厘系念三涂业因瞥尔情生万劫羁锁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前日同众坐三因僧举鸢飞戾天鱼跃于渊山僧徴云作么生说察的道理如今有人下得语么众答话毕师云山僧自道取黑。

住缃溪扣冰小参师拈柱杖云百草头释迦努目闹市里弥勒攒眉三家邨里廖胡子恶发冲破三十三天琉璃殿角压碎南海波斯大拇指且道什么人解救得良久卓柱杖云参。

晚参师云昨日斋主请小参山僧云端坐受供养施主常安乐大众还会么若也会得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释迦不在前弥勒不在后如或未然吃水防噎吃酱防渴。

草庵晚参师高声召大众众无语师乃云点即不到众僧竞出问话师左右顾视云入户已知来见解何须更举轹中泥拈杖打散。

江上敔山庵小参师云今时人学道如在洪波大海中中有吞舟之鱼旁有罗刹鬼国岸有罔人修罗天际真人遗下铁叶方寸许有智之士稳坐飞渡始得如或捕影捞空难免罗刹鬼国等难古德云禅乃无文字之教教乃有文字之禅端能明教定许会禅若不会禅焉能明教何以言之教乃佛语禅乃佛心不明佛心而会佛语有是理乎秪如圆觉经云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辩真实如今人于此等言句容易看得过殊不知醍醐毒药毫厘有差天地悬隔未入道者居一切时如何不起妄念既不起妄念如何于诸妄心亦不息灭此如茫茫大海中浑无著落者是也有等一知半解得少为足者便道逢饭吃饭要困便困淫坊酒肆不碍菩提逆行顺行一切不管所谓豁达空拨因果莽莽荡荡招殃祸此如不葬吞舟之腹即堕罗刹修罗之手山僧不惜眉毛为人颂出竹露团光漾碧湍幽人琴罢倚阑干隔溪风转苕花白对对青虫扑水寒。

晚参师云天气渐寒与大众每人一个大火炉还各各受用得着么良久云莫将闲意解埋没祖师心。

晚参师云汝等诸人莫好高务奇莫趋难行险但把身心世界一齐放却正恁么时看是甚么境界蓦喝一喝云道明上座骑大??岭向诸人八万四千毛孔中横入竖出见有多人不荐却向曹溪礼拜六祖大师全身去也。

晚参师云看看山僧一口吞却诸上座了也诸上座还闻得山僧矢臭气么良久蓦掩却室门。

丙申佛诞小参师拈柱杖云三年不事事强起答群贤未了先师案塔根卧冷烟众问话毕师云告汝大众同此荒寒岑寂参禅莫作参禅会行行莫作行行会行行若作行行会未免随邪逐恶触途成滞参禅若作参禅会未免眼中着钉面门涂炭直饶云门道释迦老子初生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行七步目顾四方云天上天下唯吾独尊山僧若见一棒打杀与狗子吃贵图天下太平切忌承虚接响何故我王库内无如是刀高声召云大众蓦卓柱杖一时打散。

结制夜小参师云告汝内外大众普请无动无静绝情绝解各各圆证自己本来面目从上佛祖是汝儿孙三乘十二分教是甚拭不净纸自是不归归便得故园风月有谁争。

晚参师云古德见人入门便棒我者里为甚么容许多人住众无语师蓦喝一喝云把住直教龙象畏放行且与鸟禽闲。

晚参师拈柱杖云汝诸大众各住不思议之地为甚自讨许多生受不能得大解脱众拟议师震威一喝云散去。

晚参师云一日三餐把施主好茶饭??成渣滓一月六参把先宗标格??成世谛流布苍天苍天。

晚参师云赵州老汉面目现在且道作么生与他相见蓦喝一喝乃云听取重说颂言道有道无心甜口苦告汝诸人莫莽卤仔细堤防大雄山下虎。

归报恩晚参师云有人走到拄杖子下来不与他拄杖子吃有人回避拄杖子却与他拄杖吃且道吃拄杖子的是不吃拄杖子的是后堂云知音不必频频举达者须知暗点头师休去。

檀越请小参问答毕师卓拄杖云大众会么若会则灵山一会俨然未散如或未然则金刚圈栗棘蓬作么生吞作么生透举拄杖云看看汾阳祖师来也一句明明该万象重阳九日菊花新掷拄杖喝一喝下座。

檀越请小参问答毕师拈拄杖云学般若菩萨须识取真子真孙识得真子孙便识得真父母识得真父母便识得真自己识得真自己方知无死无生无聚无散无苦无乐方知本无自己本无父母本无子孙本无天地本无万物本无佛祖本无众生不妨于此中示有佛祖示有众生示有天地示有万物示有自己示有父母示有子孙示有生死示有聚散示有苦乐方知示有苦乐本无苦乐示有聚散本无聚散示有生死本无生死示有自己本无自己示有父母本无父母示有子孙本无子孙示有万物本无万物示有天地本无天地示有众生本无众生示有佛祖本无佛祖夫是之谓真佛祖夫是之谓真自己夫是之谓真父母夫是之谓真子孙竖拄杖云以此举扬般若之力回向法界有情齐圆种智卓拄杖喝一喝下座。

开山老和尚忌日早参师云清净法身本无出没大悲愿力示有去来古人恁么道山僧则不然大悲愿力本无去来清净法身示有出没。

初八晚请小参师云弥勒真弥勒分身千百亿时时示时人时人自不识现前诸贤还识得大肚皮老汉么若识得布施一句子与大众结缘如无人道山僧自道去也中旭上座到处作斋不曾供养一人山中大众两度吃馒头不曾咬着一些面师复云结制在迩更有一事白汝大众本山半月半月誓神务在清众同居各须戒行清楚因果分明若或未然未结制前速自起单羯磨证戒非同儿戏。

丙申冬过大雄晚参师蓦喝一喝众礼拜师云半得半失。

师归报恩檀越请小参师云祖师西来别无奇特秪要当人信得自己是佛见自本来面目祖师门下客若不离心意识绝圣凡路如何得见本来面目所以祖师又示人向未生前荐取堪笑堪嗟十个五双口说未生前秪向生后着倒上等外道以了不可得为究竟无面目为真面目此在生后着倒了也下等外道以运转施为为本来面目此在生后着倒了也中等外道以觅时则无用时则有为本来面目此在生后着倒了也不见台山婆子他虽是个妇人宛有丈夫之作僧问台山路向甚处去婆云蓦直去僧便去婆云好个师僧又恁么去也赵州老汉不肯孤负他谓众云台山婆子我与汝勘破了也此如千年古镜经磨而愈见光明百炼精金遇煆而弥呈光彩多少随邪逐恶依语生解者胡拈妄举还知错下一转语堕五百生野狐身么所以道识法者惧。

晚参师云僧问云门一念不生还有过也无门云须弥山大众还知好恶么后来雪窦显禅师问智门云一念不生为甚么有过门召近前窦近前门便打窦拟开口门又打大众还知棒头落处么良久云龙跃桃花浪痴人戽夜塘。

晚参师顾视左右云大家在者里各各不得自暴自弃良久云看脚下。大觉普济能仁玉琳琇国师语录卷第三

大觉普济能仁玉琳琇国师语录卷第三

音释

(丑禁切琛去声)。

(胡孔切洪上声水银)。

莽卤

(上母党切茫上声下郎古切音鲁莽卤轻脱苟且也)。

([荒-亡+ㄊ]故切呼去声杼水器)。

本文链接:大觉普济能仁玉琳琇国师语录卷第三

上一篇:妙法莲华经玄义释签卷第三十七

下一篇:法华文句记 第十三卷

相关文章

大悲咒入门网   网站地图

浙ICP备15039727号-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