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佛学知识

密勒日巴尊者传_2

\

尊者传记之缘起

  敬礼至尊密勒日巴!  如是我闻(“如是我闻”句以前皆为译者所撰,此句以下,方为原文),一时至尊密勒日巴喜笑金刚(“喜笑金刚”为密勒日巴尊者之法名),在鸭隆地方的中腹崖窟中,宣讲大乘妙法。法会中有他的大弟子惹琼巴、寂光惹巴、雁总惹巴、佛护日巴等登地以上的菩萨,和来赛办、仙多玛等女弟子,以及许许多多的男女施主信士;此外还有长寿王空行母,以及证得虹光成就的许多空行母(“空行母”——梵文Dakini,藏文译为MkhaihGro-ma空行女,原指女性修无上密宗而得成就者,后来此名词应用渐广,凡是女性密宗行者,皆可称为空行母。空行母在密宗中占极重要的地位,诠表智慧为一切诸佛之母,亦表事业,为一切诸佛护法及承办事业)和瑜珈行者。  在那日前一天晚上,惹琼巴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似乎到了乌金空行净土(乌金是莲花生大师的“西方”净土,但此处却有“东方”的不动如来说法,见下段)。那是一个多宝琉璃筑成的大城,城内全是穿着美丽的天衣、佩着璎珞的人们和珠宝严饰的男女空行。他们虽都向惹琼巴微笑颔首,但却无一人与他说话。忽然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女郎亲热地向他招呼道:“师弟,你什么时候来的?欢迎!欢迎!”惹琼巴举目一看,原来是从前在尼泊尔第布巴上师处一同学法的巴热玛。  “你来得真巧,不动如来(不动如来为五方佛中之东方佛)现在正在此说法,如果你愿意听讲,我可以替你去向佛请求。”  惹琼巴兴奋的说道:“我多年以来就想朝见不动如来,今天能够听他亲自说法,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请你务必替我请求一下。”  巴热玛请惹琼巴吃了一席丰美的酒筵。他俩就一起往法会走来。那是一所宏大壮丽的宫殿。不动如来坐在中央的宝座上,相好庄严,非人类所能想象。法会中听法的神人大众,如大海一样的无量无边。惹琼巴从未见过这样广大殊胜的法会,他看见这种景象,心中真是说不出的快乐和兴奋。巴热玛对惹琼巴说道:“师弟!请你等一等,让我先去替你向世尊请求吧!”过了一会儿,不动如来慈悲地望着惹琼巴微笑——惹琼巴知道已经得到了许可,就向如来顶礼,在会中坐下来听法。  那天,不动如来讲的是过去诸佛菩萨的事业和传记,都是些动人心弦、可歌可泣的故事。最后,不动如来又宣讲谛落巴、那诺巴和马尔巴三位上师的生平事迹,惹琼巴从未听过如此详尽与动人的讲述。  要散会的时候,不动如来对大家说道:“一切传记中最稀有、最伟大和最动人的,要算是密勒日巴的传记,明天你们再来听我继续讲吧!”  惹琼巴听见几个人私自在谈论:“如果还有比这些传记更稀有、更伟大的话,那真是不可思议了!”另一个人说道:“今天我们听的这些佛菩萨的传记,他们都是多生多劫以来集资修行的结果;可是密勒日巴却在一生一世中成就了与这些佛菩萨相等的功德,所以更为希有啊!”又有一个人说:“像这样希有的传记,如果埋没了,岂不可惜?如果不为众生的利益来请求世尊讲说,岂不是我们做弟子的罪过吗?所以我们一定要恳切祈祷,请求上师如来讲说尊者的传记才是!”  “尊者密勒日巴现在在什么地方啊?”那第一个人问。“密勒尊者吗?他不在现喜净土(现喜净土——藏文mngon.agh,为东方不动佛之净土),就在常寂光土(常寂光土——藏文hog.min,原意“非下”,指普贤王如来之不思议报身净土。严格讲,此为一密乘名词,但其所指及含义与常寂光土极相似,故引用之)吧。”另一个人说。  惹琼巴听了心中想道:“尊者现在明明是在西藏,为什么说在常寂光土呢?但无论如何,他们这些话分明是对我说的,我应该向尊者请求讲说尊者的自传才对。”正想到这儿,巴热玛亲热地拉着他的手轻轻的摇着说道:“师弟,你懂得了吗?”这时,惹琼巴心中更为明白,却猛然由梦中惊醒了。那时天已快亮,惹琼巴心里十分欢喜,想道:“到乌金刹土去听不动如来说法,虽为可贵,但是与上师在一起,乃更为可贵,更为希有。这次,到乌金刹土去听法,是上师加持的力量。那里的人说尊者在常寂光土或现喜净土,我们却以为尊者是在西藏。其实,上师的身、口、意,与十方诸佛等无差别,功德事业,不可思议。我一向以为尊者只在西藏,与我们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过着人的生活;哪里知道尊者早已成佛,法身遍满宇宙,报、化身变化更是不可思议。我们自己的业障深重,所以见圣人亦如见凡夫,真是诬蔑了圣者!昨晚的梦,不是一个寻常的梦,是巴热玛和其他空行叫我向尊者请法的暗示,我一定要向上师请求!”想到这里,心中生起了无比的信心,就合掌当胸,至诚的祈求上师。  忽然间,光明一现,乌金刹土的庄严景象又呈现在目前。几个美丽绝顶、衣饰华丽的空行母,鲜明耀目的走到惹琼巴的面前。其中一个空行母说道:“明天要讲密勒日巴传了,我们一同去听吧!”  “请法的人是哪一个呢?”又一个空行母问。  另一个空行母一面睇视向惹琼巴微笑示意,一面说道:“那当然是尊者的大弟子啦!”  其他几个空行母也都向惹琼巴凝睇微笑,她们都说:“请求尊者说自传,是自利利他的事。我们不但十分想听尊者的传记,同时也要帮着祈求尊者,请他垂赐慈悲讲述给我们听;以后我们还要守护宏扬这个经传,利益未来的有情!”说完她们便消逝不见了。  惹琼巴再醒来时,天已大亮。他想:“这明明是长寿王空行母鼓励我去向尊者请求的表示啊!”因此这天惹琼巴便欣喜地来到至尊密勒日巴上师的面前,参加法会,于顶礼问安完毕后,跪在尊者的前面,合掌当胸,向尊者请求道:  “上师老人家啊!过去无量诸佛,为度众生的原故,示现十二种事业,以种种不可思议的方便广度众生。他们的希有传记,流传于世,令一切有情蒙益,佛法增盛。现在的谛落巴、那诺巴、马尔巴等具大成就的上师,也都自说传记,广利有情,使徒众们都能成就无上佛道。现在也请上师您老人家慈悲,为我们徒众及未来有情,讲一讲您的身世和一生经过的事迹吧。”  密勒日巴尊者听了,安祥地说道: “惹琼巴,我的事情你已经知道得很多了;但你既然问我,我就回答你。  “我的祖系是琼波,宗姓是觉赛,我最初习黑业,后来行白业(“黑业”即恶业或恶的行为,“白业”即善业或善的行为),现在,白业、黑业都不做了;一切有为的作业已尽,将来什么事也不做了。这些事情,如果详细说来,有许多是要令人痛哭的,也有许多是令人欢笑的。说来话太长,可以不必讲了吧!让我这个老头子闲散地休息休息。”  “上师!”惹琼巴跪在地上不起来,继续恳请:“您老人家最初怎样精进的修善法,怎样的求佛法,又怎样修行,才达到现在‘法性尽地’(法性尽地——一种密宗术语,指修行之最高最后的境界,已达到穷尽法性的究极地步,故云“法性尽地”)的境界而彻证实相?请您详细的为我们说一说。您的祖系琼波,宗姓觉赛,但是您的姓却为什么会变成密勒呢?您为什么先做恶业,后来又修善法?那些令人可哭可笑的种种事迹,都请您告诉我们。这不仅是我一个人的请求,所有金刚兄弟(“金刚兄弟”就是同坛灌顶的师兄弟,即金刚乘的同道)和施主们也都渴望一听,请您慈悲吧!”  “你们既然这样请求,我也没有什么可秘密的,我就对你们讲吧!”尊者微笑着慢慢地说。

\

本文链接:密勒日巴尊者传_2

上一篇:知足则幸福常存

下一篇:真有钱了,你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相关文章

大悲咒入门网   网站地图

浙ICP备15039727号-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