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佛学知识

密勒日巴尊者传_6

荼毗法会

\

  鸭龙的施主们,听见尊者已入涅槃,都跑到曲巴来,对诸大弟子和曲巴的施主们陈述了很多的理由,要把尊者的遗体请到鸭龙去埋葬,却被尊者的大弟子们拒绝了。于是鸭龙的施主们要求暂缓举行大礼,给布林以及各地的信士们一个最后的机会,来瞻仰一次尊者的圣容。曲巴的施主们答应了这个要求。鸭龙的人便回去紧急集议,结果带了一群勇武有力的人来准备抢走尊者的遗体。遂与曲巴施主双方争吵起来,骚乱得几要动武。大弟子们看见这种情形,立刻对他们说道:“大家都是尊者的信徒!请不要争吵。尊者既然在曲巴涅槃了,当然不合在鸭龙举行大礼,请你们在此地等着,大礼举行完毕后,你们一定可以分到尊者的舍利和骨灰来供养的!”但是鸭龙的人们仗着人多,不肯听话,仍要准备硬抢。忽然空中出现了一个天神,口中发出尊者的声音,唱道:  在此集会诸徒众,毋用争辩听我歌:  我乃尊者一学子,专为排难解纷来。  密勒日巴圣者心,已入无生法界性;  惟圣者心为真身,除此更无他真身。  应身溶入法身时,物所聚身复何用?  若于此义能通达,宁因腐尸起争纷!  可怜汝等尽愚痴,为此朽尸作争持;  斗争辩驳焉能决?殷勤祈祷乃可得。  若能专心作祈祷,无生法身纵难证;  亦为大悲宏愿摄。随顺不同之缘起,  变成无尽之化身;定住尊者悲护中。  歌声甫毕,空中天神像虹光一样的消逝不见了。施主和徒众们如同又见到尊者一样,说不出的欢喜和高兴,大家都不再争吵了,就一心一意的祈祷。终于在不可思议的幻化中,除诸大弟子和曲巴施主们保有原有的遗体以外,鸭龙地方的人民却也得到了另一具尊者的遗体,他们就抬着这个遗体,到那其雪山的大鹏蛋窟的顶上举行火葬。空中又出现了与前次涅槃时一样的五色虹光、彩云、天乐、异香和其他种种的奇征。  在曲巴这一边,诸大弟子和施主们连续的至心祈祷了六天,尊者的面孔忽然容光焕发,年青得好象八岁小童一般的模样。这时几个大弟子就议论道:“惹琼巴恐怕不会来了。如果我们再延迟的话,可能什么都留不下来了。甚至一点供养的骨灰都拿不着了。我们还是赶快举行火葬吧!”大家商量以后,就依次作最后一次的尊者的圣容瞻仰。同时把圣体移到炽结窟前面的法座崖上,并架起火葬的台子,然后把圣体安放在台上,划好坛城。虽然比不上天人的供养,却把人间最好的供品陈列起来。在黎明之际,举行了各种祈祷与仪式,大家就想举行火葬。但是无论如何,火总点不起来。在这当儿,天空中忽然出现一道虹彩,带来了五个空行母,齐声唱道:  智慧拙火圣者火,瑜珈行者常修故;  何用世间业火薪?  即此肉身本法身,常修本尊佛陀故;  岂留肉身之腐尸?  本尊庄严之坛城,身中瑜珈早圆满;  何用绘画之坛城?  心气不二拙火灯,尽未来际得长明;  何用汝等泥油灯?  胜妙受用五甘露,昼夜恒常享受故;  汝设食品为谁供?  身着持戒清净衣,二障习气咸净涤;  汝持净瓶欲谁洗?  香云华盖虚空遍,坛城香溢妙庄严;  汝等世间愚痴辈,引火爇香欲何为!  四方空行启妙声,智慧佛母歌法音;  汝等世间愚痴辈,唱念仪轨欲谁听!  恒沙持明皆围绕,亿万勇父作祈祷(密乘的修行人统称持明,这里指像恒河中沙那么多的密乘修行人);  汝等世间愚痴辈,喋喋咻咻欲何为!  彻证真如实相士,遗体任意可处置;  人天福田共依处,何用尔等为守护!  上师尊前发宏誓,依誓行事免祈请;  尊者遗体如宝藏,勿劳守护任自然!  上师佛陀有密语,何用汝等饶舌为?  口诀秘密空行持,静处独坐闭关修。  终身勤修之传记,违缘虽多得成就;  依从希有父传诀,当得成就定无疑。  至尊密勒日巴传,勿劳汝辈为宏传;  是乃智慧空行歌,具大加持应雀跃。  密勒子传承继者,成就无量如大海,  善根弟子如群星。此方他方所有地,  人畜无病常吉祥。今日在此集会众,  将不堕落诸恶趣;愿证真如大坛城,  心境一如忘二执。尊者今日之涅槃,  具大义利应生信;依尊者教如法修,  速疾能得究竟乐。  于是雁总惹巴就说:“尊者的遗训和几位空行的歌词,都教我们在惹琼巴没有到以前,不要触动尊者的遗体。但是惹琼巴到现在还不来,恐怕不久遗体要腐烂了,怎么办呢?”  寂光惹巴说:“从尊者和空行的训示,以及火烧不着遗体的种种因缘看来,惹琼巴一定很快就回来的。我们还是恳切祈祷吧!”大家把圣体移回洞中,都又一致恳切的祈祷。  却说,惹琼巴那时正在罗若多寺修法。一天晚上的后半夜,在光明与睡眠混然一体的觉受中,他看见在曲巴地方,有一座水晶塔放出了周遍虚空的光明;无数空行拥着这个宝塔,迎请着向他方世界去了;地上到处都是自己的金刚兄弟和尊者的施主们。天神与空行的歌声响遍了天空,到处都是不可思议的大供养云。惹琼巴就向宝塔顶礼,忽然间尊者的面庞从宝塔中现了出来,对惹琼巴说道:“儿啊!虽然你没有照我的话及时赶回来,但是如果我们父子能够再见一面,我是非常快乐的。你我父子今后恐怕不能常常见面了,不要再失去这难得的机会,让我们父子好好的谈一次话吧!”说完了,尊者就把手放在惹琼巴的头上,满面含笑的看着他。惹琼巴心中又悲又喜,生起前所未有的信心和稀有难得的感觉。  惹琼巴醒了以后,想起了尊者从前对他说过,要他在某时回去的话,心中大为惊惶道:“难道尊者涅槃了吗?”顿时生起难以忍受的悲哀和猛利的信心。乃一心向尊者祈祷道:“上师啊!我没有及时赶到,真是后悔哟!但是我马上就要回来了!”正想间,空中出现了两个少女,对他说道:“惹琼巴!尊者要到净土去了!你要不赶快走,恐怕今生再也看不见尊者了!快点走吧!”  惹琼巴这时心中专念着上师,归心似箭,立刻就起身回去。罗若多寺的鸟雀,这时正在吱吱的报晓。 惹琼巴一心祈祷上师,一面运起气功,如箭驰一样的飞来。驴马须走两月的路程,半个早上就飞过了。到了亭日和布林交界的钵赛山顶时,天才大亮,太阳刚刚出来。他就坐下来,稍微休息了一下。抬头一望,到处都是祥云异彩;特别是尊者入寂的山顶上,有一个广无边际的大云伞盖,放出万丈的光芒。无数天神、空行正在以五欲供云大兴供养。有的天人在祈祷,有的在发愿,有的在礼拜,有的在唱着赞美歌。惹琼巴见了,心中又悲又喜,怀疑地向一个天神问道:“你们这样供养礼拜,是为的什么呀?”  天神答道:“你这个人难道耳聋了么?眼瞎了么?这样人天兴供的非常缘会,你都不知道吗?这是密勒喜笑金刚大士到空行刹土中去,天人大众对他都在供养祈祷,难道你不知道吗?”  惹琼巴听了这个话以后,心如刀割,向尊者入寂的山窟处飞跑而来。跑到曲巴一处像宝塔形状的平地时,像作梦一样,看见尊者满面含笑的向自己说道:“是不是我的儿子惹琼巴来了啊!”  惹琼巴一见,心中说不出的欢喜,以为尊者并没有涅槃,连忙上前顶礼尊足,祈祷问安。惹琼巴又向尊者问了许多的问题,尊者都回答了。最后尊者对惹琼巴说:“儿啊!我先走了,你随后来吧!将来我会来接你的!不要忘记我的话呀!”说完,忽然一刹那间,尊者就不见了。  惹琼巴心中七上八下地向曲巴赶来,到了尊者入灭的山窟前,看见徒众施主们正在尊者的遗体旁边悲哀地祈祷环绕。有许多新来的徒弟们,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惹琼巴,就阻挡住不要他进洞走近尊者的遗体。惹琼巴心中说不出的哀痛,痛哭流泪,唱了一只七支供养歌:  三世诸佛的悲心,十方众生的依怙;  我恩重的慈父上师啊!  您那无缘大悲的心智中,难道听不见徒儿的哭诉?  您那无缘大悲的心智中,难道不悲悯您徒儿的痛苦?  唉!我慈父的上师啊!  停了一下,惹琼巴又继续唱道:  如今父子成死别,我心恻恻不胜悲;  为瞻尊者遗容故,无福弟子来朝谒。  大悲上师宁不见,慈父见儿宁不悯?  大慈大悲雄力父,无异三世诸佛陀!  弟子三门敬礼赞,如教修持为供养;  罪业邪见我忏悔,所有善业皆随喜。  请转甚深妙法轮,哀求住世莫涅槃;  一切修行所作善,回向能满上师意。  愿此回向得圆满,令我下劣恶根者,  得睹尊者之遗容。  昔为尊者之爱徒,如今不能见师颜;  虽无现前谒师福,愿见上师之遗容。  由见尊者遗体故,愿生亲见之觉受;  修行二种次第时,愿赐除障之口诀。  我此悲痛之祈请,尊者慈心宁不护?  不悲弟子复悲谁?愿父无缘大悲钩;  恒常钩摄勿舍我,平等性中常悯我!  薄慧劣根惹琼巴,慈父三世慧眼视;  五毒所恼惹琼子,慈父五智慧眼视;  一切众生祈勿舍,悲视汝子惹琼巴。  惹琼巴的歌声刚一传进洞去,尊者的遗容突然大发光彩,面貌如生。尊者的遗体忽然自己生起火来。寂光惹巴、雁总顿巴和各大弟子施主们一听见惹琼巴的歌声,都赶快出来迎接。但是惹琼巴因为新来那些弟子不认识他,不要他进去,心中非常难过,所以没有立时进去。等唱完了七支供养歌之后,才走进洞内。因为惹琼巴热情和至诚的歌声祈祷感动了尊者,虽然尊者已经趋入了光明法性的大涅槃,这时又从光明而起,坐了起来,对那些新来的徒众们说道:“你们初修的徒众啊!莫要这样做!惹琼巴是人中狮子,你们应该敬重他。”又对惹琼巴说道:“儿啊!你不要这样难过,到你父亲的身旁来吧!”  大家见了这种奇迹,都惊叹不已,心中生起无量的欢喜。  惹琼巴马上走到尊者遗体的前面,抱住尊者放声痛哭。因为过度的悲伤,惹琼巴竟晕倒在地上。等到他醒转来的时候,看见徒众施主们都环绕在祭坛的周围,尊者的无垢金刚双运身并没有倒下,在八叶莲花形的火聚中,安稳的坐着,尊者的身体就好象花朵中的蕊一样,坐在八瓣莲花的熊熊火叶之中,右手持说法印下垂压于火尖,左手托住面腮,作唱歌的姿态,对着惹琼巴和众弟子们说道:“你们听我这个老人的最后一个歌吧!”就在祭坛上唱了一首六种心要歌:  我之爱子惹琼巴,听我遗嘱最后歌:  三界轮回火海中,五蕴幻身是关键;  贪着衣物事奔走,世事永无了结期;  舍世法兮惹琼巴!  于此幻化身蕴中,无体自心是关键;  此心若为身所使,法性实相永难证;  善持自心兮惹琼巴!  心物取舍之微义,本来智慧是关键;  追逐变化诸缘起,永难得证无生义;  善观无生兮惹琼巴!  此生他生之取舍,中阴心识是关健;  常伴有身或无身,永难得证实相义;  善观实相兮惹琼巴!  六道迷乱无明城,罪障恶业如山聚;  贪瞋烦恼不除灭,永难证入平等性;  舍贪瞋兮惹琼巴!  万千诸佛刹土中,诸佛善巧说似法;  若依权巧相似理,永难解悟究竟义;  舍权教兮惹琼巴!  上师本尊与空行,作一体观而祈请;  正见胜行与正修,三无差别而修行;  此生来世与中阴,作一体修而熟谂。  我今传汝最后诀,此为最后之遗言;  舍此更无他心传,依此修行是我子。  尊者说完最后的教训,又趋入光明法性之中。尊者刚一圆寂,祭坛就放出光明,变成一个四方形的越量宫,种种光明伞盖、彩霞、宝幢等丰盛的供养,无尽庄严。光明中又化现出无数的天女,在美妙的音乐中唱歌起舞。在祭坛上的虚空中,天子和天女捧着满盛甘露的宝瓶为尊者供养。徒众和施主们,有的看见祭坛中尊者是喜金刚,有的看见尊者是上乐金刚,或密集金刚,有的看见是金刚亥母,依各人的因缘根器不同,各各看见不同的佛身。  这时,遍满虚空的无数空行,一齐同声唱道:  如宝至尊入灭时,人天大众同此悲;  或乃痛哭泪如丝,或乃眩蹶不自持。  自生之火自燃烧,焰作八叶莲花形;  具有七宝八吉祥,如意斋供万千现。  琴瑟管弦诸乐具,演出无量众妙音;  火中化出众天女,陈献广大内外供。  妙香环绕气氤氲,宝伞雨盖与华鬘;  吉祥天女为献供,奉骨归去有净身;  蕴身不留一微尘,上师遗骨稀有甚。  法身若与虚空等,悲愿报身如法云;  化身事业如花雨,无尽成熟诸有情。  法性空寂本无生,此中既无可生者; 空性亦离生灭相,生灭亦即是空性;  于此甚深‘空有’义,幸勿有疑生谬见。  空行们唱完了这只歌,时间已近黄昏,天渐渐地黑了,祭坛上的火也已熄灭。但是祭坛内外却是一片透明的光。徒众们觉得非常奇怪,向祭坛里面看,原来在祭坛的中央,出现了一个光明的宝塔。宝塔的中央,有人看见上乐金刚,有人看见亥母或喜金刚,有人看见金刚铃、杵、宝瓶、手印、身、口、意的种种字形。有人看见一片金色的光明,有人看见一片海水,或一团烈火,也有人什么都看不见。  徒众们于是打开祭坛的门,让热气散发,以备第二天来取舍利子。这时又出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异征。当日晚上,大家都把头朝着祭坛的门,在地下睡着了。次日一早,惹琼巴刚刚醒的时候,看见五部空行母们拿着缨络骨饰众宝庄严及种种五欲供养品,进入祭坛来行供养。一会儿,看见五个主要的空行母,从祭坛中捧着一团光明的东西飞了出去。惹琼巴正看得出神,忽然想起,必是空行母们把尊者的骨灰舍利子拿走了,心中一急,连忙赶出来,这时空行母们已经捧着舍利,腾在空中。惹琼巴立刻回去把所有的师兄弟喊醒。大家打开祭坛的门,向里面一看,连一颗舍利子都未留下!惹琼巴悲痛忧伤万分,就请求空行母慈悲分一点舍利子给人间的弟子们。  空行母说道:“你们这些大弟子们,已经得到了最殊胜的舍利,亲见法身了,如果这个还嫌不够,可以祈请尊者,尊者自然会给你们的。至于其他的人们,比起光明如日月的尊者来连萤火虫还不如,这些人给他们舍利子作什么?这些舍利子是属于我们的。”说完就停住在空中不动。徒众们听了空行母的话后,大家一想,这个话说得不错,心生懊悔,殷切的祈祷道:  至尊依止上师时,敬信如教而行故;  获致甚深了义诀,成就有缘令解脱;  愿赐舍利作福田,一切众生求悯怜。  至尊山窟独居日,断离贪着精进修;  现得神通大成就,名称普耀于十方;  愿赐舍利作福田,悲护所有见闻者。  至尊摄受弟子时,亲疏普及无偏私;  神通智慧复何限,善巧慈悲利生衍;  愿赐舍利作福田,悲悯有缘诸弟子。  至尊莅止诸法会,广大慈悲恩普盖;  一切有缘令解脱,悲摄业重者为最;  愿赐舍利作福田,悲摄我等诸蒙昧!  至尊舍此幻身时,示证空行大成就;  化现象界成法身,一切空行尊为首;  愿赐舍利作福田,与会弟子咸蒙悲。  大家这样悲痛殷切的祈求以后,就看见空行母的手掌中放出五色毫光,尊者的舍利子大如鸟蛋,降落在祭坛上。弟子大众看见舍利子降下来,都伸手想去拿,舍利子忽然又飞到空中,重新溶合到空行母掌中所发的毫光里去了。忽然毫光又分为两道,一道变成为日月座垫的狮子座,另一道变成一座内外透明的琉璃宝塔,塔中放出红、白、蓝、黄、绿五色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由一千零二尊佛四周围绕着,中间端坐至尊密勒日巴。亿万空行海会云集,供养赞叹,有两个天女在塔的下面捧着宝塔。尊者密勒日巴唱道:  徒子乐获与寂光,雁顿总巴等弟子;  具足善根诸惹巴,诚心祈祷呼我名。  舍利本是福田因,为众有情而施舍;  若由至诚祈祷力,能见三身三舍利;  则能不堕诸恶趣,若生信心当成佛。  法身明彻本一味,舍利乃是佛因依;  我与我所尚不得,何有彼境及彼住?  法尔真理虽如是,然尔至心所祈祷;  诸佛大悲定摄受,此是如来三昧耶。  上乐父母本尊佛,尸林骨饰为庄严;  坛城遍满大虚空,勇父空行法云绕;  圆满受用智慧尊,灌顶当得速成就。  若能于彼勤恳祷,当得不思议加持;  此是空行三昧耶,法身事业能成办。  万千化身随意观,于此琉璃宝塔周;  显教千佛作围绕,密教本尊四部现。  现前降临甚希有,若得诚心作祈祷;  事业广大自然成,此是护法三昧耶。  上师三身本无别,能现不思议神变;  小中能显广大境,如是神变甚希奇。  若能一心而恳请,当得殊胜大成就;  此是一切成就者,誓语金刚三昧耶。  若能善持密宗戒,一切具誓赐成就;  若能独自山中修,空行慈母常围绕。  于法若无谄媚心,身当速得成就相;  内心若不贪欲乐,烦恼根本立时断。  若不执我不执物,鬼魔障难即时除;  若不执着宗派见,一切见解自清净。  若了生死本来空,一切修观自清净。  内心持戒若有恒,一切所行悉清净。  若得上师之授记,一切誓戒皆清净。  若能利益诸众生,一切果利悉清净。  师徒心意如合一,一切因缘悉清净。  若见成就殊胜相,心境自然生净信;  维护禁戒得暖相,汝等徒子应受持。  尊者说完了,空行母捧着宝塔,便准备迎请尊者到空行刹土中去。这时寂光惹巴心中想道:“我应该为人间众生福田计,恳求空行母赐下这个宝塔,作为人间弟子供养之用。”就哀痛迫切的祈请道:  上师慈父应化身,圆满受用瑜珈士;  法性无生普遍满,祈请至上法身前!  空行手中之宝塔,恳祈赐予我徒众。  若欲朝觐获加持,礼拜师尊即成办;  无价之宝瑜珈士,祈请究竟清净者;  空行手中之宝塔,恳祈赐予我徒众。  供养承事师尊时,即能回忆上师教;  普利一切瑜珈士,具大悲者我祈请;  空行手中之宝塔,恳祈赐我徒众辈。  至尊舍弃世法时,一如明王大仙人;  坚不动摇瑜珈士,祈请雄毅大勇者;  空行手中之宝塔,恳祈赐我徒众辈。  依师口诀修观时,尤如猛虎食人肉;  无有疑义瑜珈士,祈请雄毅大勇者;  空行手中之宝塔,恳祈赐我徒众辈。  无人崖洞独居时,一似铁制无缝石;  无有转变瑜珈士,圣心不动我祈请;  空行手中之宝塔,恳祈赐我徒众辈。  至尊显现神变时,犹如狮子龙象舞;  无所恐怖瑜珈士,离诸畏惧我祈请;  空行手中之宝塔,恳祈赐我徒众辈。  觉受暖相生起时,犹如十五月正明;  遍满世界瑜珈士,无偏袒爱我祈请;  空行手中之宝塔,恳祈赐我徒众辈。  至尊遇有财物时,弃如水银之泻地;  不染浊气瑜珈士,离过失者我祈请;  空行手中之宝塔,恳祈赐我徒众辈。  至尊莅止法会时,有如太阳照大地; 世间黑暗顿时消,具悲智者我祈请;  空行手中之宝塔,恳祈赐我徒众辈。  师往空行刹土时,如妙宝瓶赐成就;  随愿成办瑜珈士,大希有者我祈请;  空行手中之宝塔,恳祈赐我徒众辈。  师以神通授记时,视未来事如掌物;  略无谬误瑜珈士,具三世智我祈请;  空行手中之宝塔,恳祈赐予我徒众。  至尊赐我成就时,有如父传宝与子;  永无二语瑜珈士,具大悲者我祈请;  空行手中之宝塔,恳请赐予我徒众。  寂光惹巴祈请之后,宝塔中的尊者就回答寂光的祈祷,唱了一只辨了不了义歌:  噫嘻善根具信人,至心悲切祷告诚;  稀有惹巴我徒子,听我密勒为汝歌:  我之法身遍一切,空性本离得与失;  色身趋入法性故,出生世俗之舍利。  独一舍利放光芒,为诸众生集资粮;  往生净土所依故,五部空行为守护;  天人神众为供养,若留人间终毁灭。  汝等善根诸弟子,证得自心法身后;  已具最胜之舍利。修行道上多慎思,  何用世俗舍利为?执着相似即违道,  切记斯语勿忘之。  依止汝父具相师,与依具足福德者;  表面相似实不同,二者差别应当知。  心性显现本来空,着意修成无念境;  表面相似实不同,二者差别应当知。  修观本来现成性,较之修定习等持;  表面相似实不同,二者差别应当知。  法尔任运之显现,千奇百境妄心见;  表面相似实不同,二者差别应当知。  无染心性自显现,修善作福取舍心;  表面相似实不同,二者差别应当知。  缘起事上显成就,纷扰福德之作业;  表面相似实不同,二者差别应当知。  慈母空行之授记,以及魔鬼之招使;  表面相似实不同,二者差别应当知。  无垢法身之舍利,以及物质舍利子;  表面相似实不同,二者差别应当知。  法性化现之花朵,欲界天人所降花;  表面相似实不同,二者差别应当知。  佛陀示现之宝塔,魔鬼化身之窣波;  表面相似实不同,二者差别应当知。  显有光明示彩晕,四大缘起所生虹;  表面相似实不同,二者差别应当知。  往劫因缘所生信,遇缘临时之信心;  表面相似实不同,二者差别应当知。  内心深处之信心,责任羞愧所生信;  表面相似实不同,二者差别应当知。  至诚真实之修观,取悦上师之修行;  表面相似实不同,二者差别应当知。  所求立赐于掌中,口头允许如空风;  表面相似实不同,二者差别应当知。  空行慈母之宝塔,即是三世诸佛刹;  勇父空行之宫殿,至尊上师之修室。  我在东方现喜刹,无量空行围绕处;  上乐金刚薄伽梵,大悲观音与度母;  无量佛陀菩萨众,诸圣大士所游止。  汝等若能一心求,默然饮泣而祈祷;  毫无虚饰勤礼拜,投掷锐利智慧花。  甘露洗涤菩提心,无转信心善守护;  不二智慧得灌顶,是为成就之初征。  歌声一住,空行母捧住宝塔,飞到诸大弟子的顶上,宝塔忽然放出许多道毫光,每一个弟子的头顶上也都有一道光照射出来。大家都看见宝塔中央的尊者腾入空中,变成喜金刚、上乐金刚、密集金刚、至尊母坛城、无量佛陀,为空行母所围绕。最后诸佛菩萨皆化成光明,溶入尊者的心间。在天乐齐鸣中,尊者被迎请到东方现喜刹土中去了。  有的徒弟看见尊者报身庄严,坐狮子座,四部空行捧送,金刚亥母导引,于不可思议天乐供养云中,往东方现喜刹土中飞去。  诸大弟子看见尊者已经悄然飞去,无法取得舍利供养,于是大家都嚎啕大哭,悲哀祈祷。忽然听见空中尊者的声音说道:“徒儿们啊!你们用不着这样的悲伤,在崖石的下面找到四个字的铭训以后,你们就会发现供物的。”于是大家就在崖石的周围四处找寻,果然发见了铭训。这个崖石,现在在曲巴寺还可以见到。  诸弟子看见尊者已经到他方世界去了,心中虽然十分悲伤,但是都知道将来一定可以往生尊者的净土,同时也明白尊者的一切示现,都是为了佛法和众生的原故。大家都抱着献身二利事业的决心,来看尊者的遗嘱和灶下面的金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家虽然知道尊者决不会埋藏什么金子,但是为了遵守他的遗训,大家都到灶下面去看个究竟。果然在灶下发现有一块棉布,里面包着一把小刀,小刀的刀口还很锐利。刀柄上并且系有一个椎子,此外还有一小块糖,和磨刀石一同包着在布里。他们仔细一看,在刀上面还刻有几行小字:‘用这把刀,切这块糖及割这块布,它们永远都不会被切完的。你们就这样把糖和布切了分给所有的人;凡是吃了这个糖,或分到这块布的人,便不会堕入三恶道了。密勒日巴的三昧食和衣服,是上师和诸佛都加持过了的。若有众生,听见我的名号,生一念信心,在七生之中,也决不会堕入恶趣,并能忆念七生之事。此是诸佛菩萨之授记。如果有人说密勒日巴有金子,那人就应该吃粪。’诸弟子们在极端悲伤中看到了这个遗嘱的最后一句,实在忍不住大笑起来,他们皆大欢喜。又继续的念最后一段话!那是一首歌词:  此乃行者三昧食,具二成就大悲食;  若有幸运尝此者,必不堕入恶鬼趣。  此布拙火智慧衣,若有幸运佩带者,  必不堕入苦地狱。一切得我加持者,  必能不堕三恶趣。一切有我法缘者,  永不堕入三恶道;渐次必能成佛陀。  若有闻我名号者,生一念信诸众生,  能忆过去七生事。密勒日巴大丈夫,  已转三界为黄金;黄金珠宝何用为?  我徒遵行我训示,现前以及究竟利;  凡有所求皆成就。  于是大家就用刀来切糖,的确无论切多少次,那块糖还是切不完。布也是一样,割了许多次,原来的一块布丝毫也不减少。这样无穷尽的切去,大家都分到了布和糖。许多患病的人,吃了糖以后病立刻就好了。下根烦恼重的人,吃了糖之后,慢慢地智慧增长,慈悲也增多了。  在举行葬礼会供的时候,天上降下五色的鲜花。这些花降下来的时候,大半皆在离人顶不高的地方就融化不见了。有的花落到地上的,拾起来看,却跟蜜蜂翅膀一样的细薄,美丽异常。  在曲巴村一带,降下来的天花遍满大地,堆到足膝一样高;其他附近的地方,花朵也如下雪一样,降下了很多。等会供仪式完毕后,各种异征奇彩就慢慢的消失了。 以后许多年当中,每逢纪念尊者的日子,天空中就现出长虹,降落花雨,鸣奏天乐,飘散异香,生出种种的奇迹来;同时地上也长出许多不同的奇花,年岁丰稔,人无灾病,也没有战祸。这种种奇迹,说也说不完。

\

本文链接:密勒日巴尊者传_6

上一篇:真的学静虑,建议从止开始

下一篇:看见你也不认识

相关文章

大悲咒入门网   网站地图

浙ICP备15039727号-58